G大調x山卡啦 —反對東北割讓《賣了我的家》

Advertisements

洪水橋藉地利 打造香港新宿

經濟日報  2011年1月7日

特首曾蔭權在3年多前的《施政報告》中,提出發展新界北部的新市鎮,作為促進經濟增長的十大基建項目之一。其中的洪水橋新發展區,於本年度開始進行規劃和工程研究工作。

在討論新的新市鎮的發展策略的時候,有必要檢討一下過往在發展新市鎮中的成敗得失。自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香港政府仿效英國的發展模式,在新 界地區興建了9大新市鎮。按最初的規劃,新市鎮大多具備居住和工業功能。就紓緩香港市區人口壓力而言,新市鎮的確成功。但是,香港經濟結構的轉型,令新市 鎮漸漸失去提供工業就業機會的功能。80年代起,香港的工業北移至內地,打擊了新市鎮原先規劃的工業規模,導致新市鎮未能提供足夠數量的就業機會予居民。

另外,由於當時政府着重發展市區,並無意在新界建立城市副中心,沒有政策將部分市中心的核心功能,包括政府重要機構、商業中心轉移至新市鎮,所 以工商業活動並沒有隨新市鎮的建立而大規模遷入。結果不少新市鎮的居民未能在區內找到工作機會,需要跨區工作,由此引發不少問題。

新市鎮缺就業機會 製悲情城市

在這些新市鎮中,沙田的發展較屯門、元朗和天水圍成功,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早在80年代,沙田就和市區有電氣化火車相連接,因此能吸引較多的 在市區工作的中產市民入住,使得區內的商業服務品質較高,設施也相對完善。而屯門、元朗和天水圍在與市區的交通上處於相對不利的位置,對中產的吸引力較 弱,公屋住戶的比重較高,加之區內又缺少足夠的就業機會,因此造成很多社會問題,甚至出現天水圍這樣的「悲情城市」。

未來的洪水橋新發展區,位於天水圍和屯門之間。如果按照過去的發展模式來看,這裏也是遠離香港市區的「邊陲地區」,很可能出現與現有新界北部新市鎮同樣的問題。

地理優越 可成「橋頭經濟」

但是,洪水橋在地理位置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位於深圳灣大橋香港一側的橋頭,是距離港深西部通道關口(也是目前唯一的「一地兩檢」關口)最近的 地區,未來如果港深西部快速鐵路建成,洪水橋亦是重要的一站。當初規劃西部通道的時候,曾設想主要是為貨車服務的。但今天這條通道的客運價值大大凸顯,尤 其是「一地兩檢」的便利使得大量內地遊客使用這條通道,經常在關口出現人龍等待入境的情況。

在大橋北側的深圳市政府敏銳地把握到發展「橋頭經濟」的機遇。在大橋橋頭的後海灣地區積極規劃和發展新的金融、商業和文化區。而形成鮮明對比的 是,大橋南側的香港新界西北,卻尚未能把握這個「橋頭經濟」的機遇。熙熙攘攘的內地遊客過了關口之後,就搭乘旅遊巴沿着高架道路直奔香港市區去了。很少人 會在洪水橋和天水圍停留,因為那裏沒有甚麼商業設施可以吸引他們。

2003年完成的「新界西北研究」中曾經規劃將洪水橋發展成「門廊市鎮」。但由於當時經濟不景,加上人口增長放緩,所以被擱置。今日洪水橋的發展需要深化「門廊市鎮」的思路,把握好「橋頭經濟」的機遇。

乘經濟輻射 拓服務業優勢

連接西部通道的珠三角東岸沿江四綫高速公路即將全綫通車,這把廣州、東莞虎門、深圳前海和後海等珠三角最重要的區域和洪水橋直接聯繫起來。而港 深西部快速鐵路如果成事,更會使得洪水橋與正在建設中的珠三角城際快速鐵路網聯繫起來,由珠三角的主要市鎮和香港、深圳兩大機場都可以便捷地到達洪水橋。 這樣,洪水橋有機會成為香港連接珠三角的最重要的交通門戶區域之一。

因此,洪水橋不應當只是發展成為一個以居住功能為主的區域,而是應當利用其交通門戶的地理優勢,留出足夠的商業零售和商務活動空間,主力發展香 港的優勢服務業包括商業零售、商務活動、文娛康樂、醫療、教育、會議展覽等,服務內地龐大的居民和遊客的各種需求。長遠而言,借助鄰近深圳市中心和港深口 岸的經濟輻射,洪水橋有機會成為近似於日本東京副都心新宿、池袋、澀谷一樣的地區。

更重要的是,洪水橋和周邊新市鎮的人口結構將會產生改變。因為新的經濟活動不斷遷入洪水橋,不少中產人士將搬進洪水橋及其周邊的新市鎮,參與新發展區的經濟活動。這將根本地改變香港的城市布局,結束新界北只作為香港邊陲地區的局面。

撰文:方舟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助理總研究主任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ab4d2814-dde3-4732-9cdd-ef908398d6d2-746724?cgs&source=print&printable=true

蓮塘口岸 竟存免簽證假設

擷取

發展局常秘韋志成親口承認,預計蓮塘香園圍口岸每天客流量有30700人次、車流量20600架次,乃基於"到2030年假設深圳居民訪港,毋須取得內地出境簽注"的假設。以免簽証假設作為政府推銷新口岸的賣點,動機明顯。

若然確實將設有內地居民免簽證,乃粗暴出賣一國兩制;若不存在免簽證,即蓮塘跨境口岸是完全的大白象燒錢工程。

無綫新聞 – 本港新聞 – 政府假設2030年深圳居民毋須簽注訪港
————————————-

行動組評:

蓮塘口岸一開始於官方文件就已經擺明車馬,
表明目的是加強珠三角洲與粵港的融合交流。
作為中共中央的十二五規劃,
此口岸從一開始就毫無港人共識。
其不但以霸道的空降姿態痛擊香港發展自主,
免簽證的假設無獨有偶,
更與零九年出賣港人的《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下稱」灣區計劃」)
如出一轍!

當年,灣區計劃正正是提出以新口岸至邊境禁區、
打鼓嶺坪輋一帶為「特區中的特區」(下稱「特特區」),
中國大陸居民可以免簽証進入。
縱使計劃被否定擱置,
明顯的是,
中央政府現在企圖透過「東北發展計劃」及「蓮塘口岸」的一連串舉動,
讓特特區以至整個中港融合格局死灰復燃。

梁振英政府於上任以來一直為自己漂白消毒,
奮力甩開推動「中港融合」的說法,
卻始終難逃港人悠悠眾口。
今次政府承認蓮塘口岸以假設免簽證而計算需求,
足讓梁氏特首圖窮匕現,
中港融合之說浮上水面。

先說現在自由行已令港人叫苦連天,
香港土地不勝負荷。
政府不但全無補救之意,
反而為無止境的自由行長開綠燈,
甚至預設未來無限擴闊自由行。
此舉完全與基本法原意背道而馳
亦非以無視一眾港人利益,
大石壓死蟹,
本來已令天怒人怨。

更值得傾耳注目的是,
假若特特區與整個融合計劃能卷土重來,
即等同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畫上粗暴句號。
特特區不但變相割去香港領土、模糊化香港土地的邊界,
更進一步壓迫香港僅餘的自主防線,
按上了香港核心價值的保險制。
如斯一來,繁榮進步的香港之城 一觸即潰。

此事,絕不能成。

Aside

街站 講稿

[ 街站 講稿]

以往行動組舉辦過不少宣傳街站,內容大綱以此稿為藍圖,特此存稿,方便公眾參考及簡略認識東北發展的真相。664688_10151160685001247_1282293633_o

大家好,我地係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今日係度擺設宣傳街站係希望大家關注及了解「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

大家可能認為呢個只係新界果班村民既事,計劃就只係等同發展起樓,但我係度希望同大家講,呢個係關乎每一個香港人既事!新界東北唔只係鄉郊地區咁簡單,而係位於香港既邊境,係一個間隔住香港同深圳既特殊位置。呢個唔單止係果度一萬戶村民要拆村無屋住既問題,而係我地拆左咁多香港市民既屋企之後,唔係服務香港既公眾利益,而係用黎服務內地既經濟發展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係深港融合既第一步,最終將會模糊化香港既邊界,扼殺香港應有既自主獨立,以及我地一直維護既核心價值。新界東北失守,就等同香港既邊境失守!我地要守住呢個我地愛護既地方,就需要係呢個時刻走出黎,了解呢個計劃同埋關注我地香港既未來。

大家對「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既認知,可能就只係廣告所講,土地發展,所謂咩香港人既新市鎮。但係當大家了解呢個計劃既內容,就會清楚,計劃叫得做「新發展區」,本質上同「新市鎮」就係兩回事。新發展區係用黎增加本土經濟競爭力、發展經濟產業嫁麻,又點同宣傳片裏面所講,解決住屋需要既新市鎮呢?!

其實,我想同大家講,新市鎮,絕對係一個錯漏百出既大話!有證有據!

呢個計劃於上任特首曾蔭權提出黎既時候,係十大基建之一,目的講到明係加強深港既經濟融合,而絕對唔係咩新市鎮。當時林鄭月娥亦曾公開表明,本港未來不需要有大型新市鎮落成,只需要建立新發展區,而新發展區將來也不一定是住宅區。由此可見,熟知計劃的林鄭月娥,一直好清楚新發展區既重要目的並唔係解決住屋問題。

其實規劃署既資料亦講左,新界地區 包括新界東北既發展方向,係加強香港同內地既經濟聯繫,咁又點會用黎做屯門、沙田咁既新市鎮丫?我好希望大家搞清楚,絕對唔係有樓有公屋既土地發展 就叫做新市鎮。而家既現實係,新發展區入面 有八成既住屋土地 最終係用黎做豪宅區,重要係隨時十分鐘就可以過境返深圳既,試問最終佢地服務既又係邊個呢?

我地香港而家唔係唔夠地起樓,而係政府同地產商 囤積屬於我地香港人既土地 唔去發展;我地香港更加唔係唔夠豪宅,而係有樓住唔起。但係政府就由頭到尾 將新發展區傾斜私營市場,而呢個完全唔可能係不小心既過失。政府完全無視香港市民既實際需要,原因好簡單,因為呢個根本唔係發展新界東北既真正原因,兩成公屋土地既存在 只係一個甜頭、一個煙幕!

政府不斷同大家講會起多D公屋,但事實係,呢個計劃一開始就唔係以香港小市民既利益出發!咁大家知唔知計劃究竟係起D咩丫?係充斥名牌商店既大型商場,係醫療城比內地人跨境醫病,係教育城比跨境學生讀書!而家香港既學校面臨殺校危機,而新發展區就留左起十七間學校既教育用地,將來五分鐘就返到深圳,究竟係為左邊個,我諗答案好明顯。而新發展區裏面仲有六大產業區,就係比內地資本入黎香港、同香港合作既最佳地點!咁試問,呢個大家認為仲係叫新市鎮嗎?好喇,咁佢唔係新市鎮,咁係D咩?呢樣就係我地想大家關心既問題!

重點就係,呢個計劃盲目配合中央政府既策略定位,用香港既土地黎服務內地經濟,進行深港融合,最終就只會完全犧牲基本法賦予比香港既一國兩制、自主獨立!我地唔希望香港最終成為同內地 深圳、上海一模一樣既金融中心城市,扼殺香港自己對民主、文明進步,以至係核心價值既追求。

梁振英甚至係今年6月曾經講過,構想係香港既邊境,其實又姐係新界,起一個「特區中的特區」,內地居民可以免簽証黎香港,而香港居民入去就要過關!我諗講到呢度,兩地政府對於新界既發展藍圖,已經一清二楚了。

事實就係,而家既「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無論係入面既六大產業區抑或就近既配套 蓮塘口岸,都被中央強行定位,務求將香港同內地既金融經濟一體化,甚至支持內地資本走入呢個「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利用香港,變成國際資本走出去。呢個一體化既諗法,係內地既講法就係,從中華民族根本利益出發,表達中華兒女建設共同家園的美好心願。咁試問大家,將深圳同香港同城化,又係咪大家既心願呢?我地既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係咪就係可以因為咁而犧牲呢?

大家要知道,經濟同政治係從來都分唔開既,中央政府要將香港同深圳進行經濟一體化;要互相接受跨境兒童、學習教育制度,進行教育一體化;要有法律合作,可以互相仲裁,進行司法一體化;免簽証、服務內地居民黎香港消費,甚至生活,係社會一體化!係種種因素之下,我地既政府體系,點樣能夠唔被融合?而由於香港政府同中央政府根本唔可能係平起平坐,係呢場融合入面,根本係對方主導、定位同規劃我地,咁呢D直程唔只融合,係侵佔了!

當香港被當成營養品服務內地經濟,我地失去左基本法賦予比我地既規劃自主,大家難道仲能夠無動於衷嗎?所以我只希望,大家就算唔完全接受我地,都去關注同了解呢個「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因為呢度即使離新界好似好遠,呢個計劃的的確確唔係新界村民既事,而係每一個香港人既事,關乎到香港未來既發展,唔只係土地發展,而係社會發展、民主發展!請大家嘗試去關注同埋了解呢個「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多謝!

Aside

深港融合打造泛珠三角地區發展新引擎

深港融合打造泛珠三角地區發展新引擎

來源:深圳特區報網絡版 日期:2013-03-06 15:59:00

20120516102121860_0http://big5.southcn.com/gate/big5/www.pprd.org.cn/news/dongtai/201303/t20130306_364397.htm

深港合作舊事“新提”

全國政協黃揚略:一定要加快新界東北開發,推進深港河套地區建設,儘快釋出邊境土地,同時對深港河套地區的功能儘快形成共識,使之與前海功能相搭配,加快開發建設。

全國政協朱鼎健:表示關注深港合作打造大都會圈的話題。他認為深圳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國際定位,保持自己的“個性”和“特色”,避免湮沒在香港的影響之下,處於從屬位置。是深圳的產業個性和優勢,在推進深港大都會進程中,完全可以發揮主導作用,深圳市已經投入建成了一些國際一流的硬體設施,還可以借助IT業的強大基礎,發展動漫、音像、電玩等系列創新科技文化產業,形成超越香港的產業優勢。

——————
行動組評:
中國大陸一直以香港為他們的「經濟碼頭」,
讓大陸的經濟長遠下去終於能上岸。
由於內地缺乏完善、廉潔的法治及金融體系,
以致無法吸引外資,成為獨佔鼇頭的「國際金融中心」,
而此狀態對內地的經濟形成發展瓶頸。

為了衝破困局,
中國大陸樂於造就「中港融合」,
一方面能夠借助香港的國際產業優勢,
改造深圳成為另一個香港───「國際金融中心」。
另一方面,亦可順勢推進中方統一、專政格局,
打擊香港獨立自主性,
並進一步令香港經濟及民生依賴大陸,
釋除中共中央的恐懼───對香港未來的不確定因素。

如鄧小平先生所述,
由香港帶領大陸「向前行」,
走向民主進步開放,
讓香港與大陸在求同存異的前提下交流,
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大原則下接軌,
本來並無不可。

然而,回歸以來,
一國屹立,兩制不保,
現代中國大陸所講的「中港融合」,
已再不是和順的「安全接軌」,
而是急功近利的,
想架空完善、符合普世價值的政治體制,
來建造所謂「國際金融中心」,
一心只以經濟為最終點,
以貪婪為坐駕,
卻無視香港能得到國際認可的終極大原則。

這不但是中國大陸的一種選擇性失明,
更是一種反智的政治操作。
中央與香港在如此「身份地位」懸殊下進行「融合」,
可預見不單單香港一方「被主導」,
原本香港的獨特優勢更將輕易被十三憶勢力蓋過,
屆時莫說香港帶領中國大陸走向國際,
而是中國大陸帶領香港走向最北雪土。

Aside

坪輋/打鼓嶺

進入坪輋/打鼓嶺

搭車看見「守護香港,保衛東北」就有落~860755_379874182110852_1546360858_o860036_379874222110848_1511227094_o861389_379874192110851_1547326162_o 

路上抗爭橫額比比皆是~860036_379874928777444_396405388_o

放眼看過去,如果你仔細留意還能見到一間間廢置村校~830506_379875178777419_915100116_o858210_379875022110768_1985806120_o860938_379875085444095_565514931_o860047_379875048777432_850067561_o這片土地是香港僅存的農業發展地帶,而政府打算要把這裏消滅,化為豪宅和大陸經濟的碼頭…858681_379874598777477_2026690496_o858540_379874852110785_1733148551_o  你能夠看見,對岸已經是深圳的一頭~857632_379874955444108_541623181_o 後來從山丘看過去密麻麻的深圳高樓,難道香港這片綠土地務必要變成那個樣子?563098_380138735417730_521360551_n坪輋/打鼓嶺的村民比較是過著一種「一屋一田」的耕作生活~與世無爭~~858245_378458482252422_1614390506_o他們所賺微薄,甚至月入還沒有北區水貨客的一成,但總算生活無憂,直到近年地產商因為收地逼遷不擇手段,生活開始艱澀…858046_378458648919072_2015427957_o858306_379874785444125_786645114_o當村民於最後階段諮詢才得知自己要被滅村,緊急成立關注組,並組成導賞中心,希望更多公眾關注香港未來發展~857734_379874895444114_846529840_o原本他們的生活,應該是這樣無憂無慮的…823521_378458442252426_1356259159_o823378_379874588777478_1087234457_o9月22日的諮詢會,他們的得知是突然而無助的…860906_378458165585787_624910485_o860288_379874718777465_2096692380_o到開發新界東北,進行深港融合,起基建、起商廈、起鐵路、起無止境的豪宅區…

這個山頭再不是必然…574483_380138695417734_1850051830_n

行動組強烈建議你去看看村民的鄉土抗爭!精彩照片還在後頭呢!!

「天空之城」

112e0a369f1

(行動組成員 柏 記遊粉嶺北)

記不起新發展區內有多少土地是建公屋,多少是建豪宅。只知道,當綠野景色盡入眼簾,世界瞬間拉闊了。不能說一望無際,至少,我確實看得見盡頭。那是一棟棟深圳的石屎摩天高樓。盡頭前面是草木、原野、還有抗爭橫額。眼前沒有許多花巧的色彩,大自然就這樣裝飾著。高興是,綠色是止於遠在對岸的深圳;傷感是,盡頭那片灰色就準備連接過來。

這是粉嶺北。清風的吹拂,尋回了屬於自然的空氣,再沒有灰色的石屎牆分隔著這個世界,剩下是青綠色的原野。眼見連綿山脈橫抱著這裏,就像呵護脆弱的嬰孩,堅定的屹立在香港和對岸深圳之間 守護著。連綿至遠處的一整片綠悠悠,彷彿大自然一張柔軟的被子,安撫著香港這個僅餘謐靜的角落。一切叫人心情頓然舒暢;精神豁然開朗。

即使是村民種植著士多啤梨、番茄和桔子,這裏也不像超級市場裏水果堆那眼花瞭亂的繽紛,看著農田都是通通綠色一片。大自然從來就不會像商業經濟般花巧。

不少人在綠野中慢跑、有人耕作、也有年青人就像我們在這裏走走逛逛,蹲著看看農田裏的翠綠的油麥菜,拿著照相機拍拍照。我在想著這些村民。普通的香港人,有個溫暖幸福的家,每天為生活努力,然後突然發現家園要被石屎堆掉。那些年青人就一群一群的來、好奇地參觀自己對了數十載、如斯熟悉的家,「哦,原來香港有這個地方」,像參觀龍尾的海星。

是的,這裏如斯地傑人靈,卻將永久失落於一個決定。

我們也許記掛在這裏的祖墳會否受波及,卻遺忘了整整一萬戶在原本地方生活的村民、無數活生生的大自然生命就這樣犧牲掉。我在想甚麼叫發展。以前是一個龍尾泥灘的生命被人工沙粒活埋掉,現在是多大片生機勃勃的草地農地要給混凝土活埋、滾壓?連視野都看不盡之處,盡縮小於政府文件的地圖中,這些生命 他們看得見嗎?

看看田野中,已給狠狠地樹立了一幅幅強權下的鐵絲網。與破舊的鐵皮屋相比,是如此簇新,把一大片自然的被窩給割裂、撕破。

在這些割裂的「格子」中,則樹立著村民一幅幅反對東北發展的橫額───勇敢的告密著社會無形的不和諧,也在不和諧中滲出了希望。然而,在周遭地區的石屎包圍中、在發展商強行收地樹立的鐵絲網圍牆中、「私家重地,閒人免進」的告示牌中,那些抗爭聲顯得多麼無助,起碼我知道,努力掛上橫額的,正是發展商口中的「閒人」。當我親歷其境,那些聲音是震撼的,就在我耳邊呼叫著。當傳播去這城的其他角落,卻是如斯靜悄悄的。

你細心聽,聽到那雀鳥在棲息地的叫鳴,並不清楚牠們在呼喚甚麼。也許,也是怕這片著實秀麗的鄉土,給鋪天蓋地的壓成了新一幅的地殼,放上摩天大樓當生命。以為這城能夠用石屎泥供養人類,以為高聳入雲的商廈切實能孕育蒼生。久久沒發現,石屎商廈孕育的是金錢,當沒有了食物,你擁著金礦銀礦,也再沒有了價值。

就這樣,當沒有了鄉土;當站在城上,隨了我們,再沒有生命,就架空了我們的城市。留意聽,聽到了推土機的吵聲,鬼祟的在角落,在虛無中建設這個金錢的「天空之城」。

戀上夕陽鄉土

575055aedbb4d3d22cbfabc1528ce98d

(行動組成員 Steward  記遊粉嶺北、坪輋)

新春之始,暖陽和風,一片綠在我在眼前展開,這裡是粉嶺北。

在這情人節的前夕,這個大自然給我的一個吻,是花蝴蝶,是朝陽,是田野氣息。
誰會想到,就是一個決定,把這所有給抹殺。

一去到,踏上粉嶺北的梧桐河畔之路,不在綠草,山丘與河流之間遊走,著實難以想像這是多麼值得去保留的景觀。我知道發展的難度就在於保持環境的優美,同時迎合社會需要,但一聽到所謂的發展,竟是一如以往的把樓宇一棟棟的放在這裡,把大自然換成高價單位。一想到這裡,不禁悲從心中來,亦是無奈,難道我們就不能捍衛這人跡希至但異常美麗的地方?單單是為了讓某些利益集團把他們擠爆了的錢包再添金銀?不,趁著有機會為這沉默的自然發聲,向權力利益集團說不。再走一轉,為的是用心保留這一切的美。

這裡,是屬於自然的,與農民共舞,辛苦耕種的菜蔬是綠中之綠,為我們城市供應健康食材。花香使人心曠神怡,不可思議的色彩,要你親眼看見才會知,那種感動,從再高解晰度的螢光幕中也無法體驗。這些生產力和生活素質不可能從GDP中反映,必須親身陶醉其中。

走過馬寶寶的小農場,招牌是用童真與純樸的心去製作的,反映不少環保人士也懂得享受自然之美,自然之趣,我們也可以的,我想只是放下金錢掛帥的眼鏡著實是難。但放下之後,我看見更多,是農民的樂趣,收成能與港人分享,是質素保證,是一份心意,總比似有還無的GDP來得更實在更能分享。綠,我真想你留下。

特別當你步到坪輋,這種感覺更強烈。農地,山丘,綠草地就在眼前展開伸延到視角所能及之處。如果你能站在那坐小山,環視那片未被胡亂破壞的土地上,你可以發現人與自然必須和諧共存,才可達致天人合一,永續生活。因為那些豐盛的收成才是我們的口糧,一個失衡地發展的城市,不理會人民存活的根本,使人民完全依賴於虛無的競爭之中,追逐銀紙。而食物卻一直在漲價,直至追逐失敗的一群駭然發現,他們已無法回頭去從事農業實務去擺脫金錢社會的厄運,才得知因過度開發而無法逆轉的農地之珍貴之處。已經太遲,漲價的食物,天然的景觀,早已離我們而遠去。

悲壯之處不在於重病哀鳴,乃在病入膏肓而不知且無呻吟。原本這篇該是一篇讚頌自然,心情愉悅的文章,可是新界東北計劃在即,心情一沉,不知何時說再見。這是我的感受,也可以是你的感受,甚至可有更深的感受。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何況那是近在咫尺,是多麼珍貴而值得保留呢。

恆基 收地手段

image

四叔之恒基作為全新界囤積最多農地的大地產商,擁有農地連計土地儲備幾乎等於一個九龍,更超越港府土地所有,富可敵港!

然而,這種看似是純粹一買一賣的土地交易,背後卻蘊藏著各種卑劣手段,更甚滲雜非法行徑。例如在政府「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內之馬屎埔村,就正被四叔恒基不斷收地、逼遷!現時,約八成的農地已經為恒基持有,收地過程中恆基陰招連連(當中粉嶺北馬屎埔受害尤甚):

  • 2005年透過在城規會入圖則將不願售賣地主的農地位置劃成學校,威逼就範不然就被官府土收;
  • 諮詢會中批評發展規劃服務地產商的村民,率先被發律師逼遷;
  • 不收租數年再誣稱村民是租霸派法庭執達吏封屋;
  • 亂用業主租客條例連環控告條例根本不適用的農民,嚇走公公婆婆;
  • 非法處理寮屋建築材料石棉瓦(如丟棄入水井),製造石棉塵毒害村民及地區市民;
  • 毀壞收回來村屋製造荒涼感打心理戰;
  • 歲晚偷襲未交吉村民,爆門將其屋內傢私財物丟棄於屋外草地;
  • 去年五月,恒基地產更威嚇村民「在雨季傾倒黃泥於綠化地帶」以「平整土地」(馬屎埔村民後來發起抗議行動)
  • 將不願賣地的居民附近的地破壞,再傾倒污水泥頭垃圾,造成臭氣,滋生蟲鼠蟻蚊等,嚴重破壞村民生活環境,再叫地政處控告其地方種蚊

38465_411069236246_699586246_4775408_8187027_n

Gallery

恒基 囤地實錄

行動組深入東北,嘗試找尋恆基的「戰績」,結果有驚人發現!除了規劃中的新發展區範圍被恆基「重鎚出擊」,連新界東北以外的大片土地亦同樣不能倖免。 如果恆基囤地就是為了最終地價飆升再建天價豪宅,那麼可以預料屆時天價豪宅不只充斥「新發展區」,而是充斥整個北區以至新界。在這樣的「私人市場」下,中港融合一開閘,整大片新界(無論現在是多偏遠的角落)都會變成雙非富豪城的一部份,後果不堪想像。 被簇新鐵絲網包圍的,都是恆基的「私人範圍」!856242_378458238919113_823279674_o 部份丟空著,生長著野花野草~857107_378458195585784_300100685_o 858638_378458522252418_934539422_o IMG_3651部份土地已跟村民協議,村民可在發展前暫時耕作,採取屆時收地不得抗議~859043_378458105585793_742856584_o 有些收回來的土地,則是鋪上石屎,用來暫時作停車場般「半丟空」~IMG_3170IMG_3116 IMG_3117 IMG_3139 鐵絲網,四處肆意割裂著新界的土地~IMG_3167IMG_3169 遠處看見的逸峯,就是在粉嶺新發展區範圍外的「天價災區」…IMG_3168「聯大地產」在新界東北像病毒一樣擴散起來,行動組所經之路比比皆是~  IMG_3171 IMG_3182IMG_3184IMG_3186 有違例各種用途的,總之就沒有起樓這一項,對恆基來說現在「不是時候」~IMG_3187IMG_3190IMG_3191IMG_3194 你幾乎想像不了鐵絲網後是多麼廣闊空曠的一幅土地,有網友說為甚麼這麼浪費,對了,香港有大量這些土地,就這般浪費了。政府視若無睹,你卻沒有辦法,因為那是私人土地…IMG_3209IMG_3210 剛才看見的逸峯(Green Code),可笑的是這塊土地本來就是原野,恆基把地方鋪上石屎建天價豪宅,樓宇卻叫 Green Code…IMG_3216  IMG_3219 明刀明槍寫「跨越中港新地標」,深港融合之意「畫公仔畫出腸」~525637_10151328205256247_996189135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