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

112e0a369f1

(行動組成員 柏 記遊粉嶺北)

記不起新發展區內有多少土地是建公屋,多少是建豪宅。只知道,當綠野景色盡入眼簾,世界瞬間拉闊了。不能說一望無際,至少,我確實看得見盡頭。那是一棟棟深圳的石屎摩天高樓。盡頭前面是草木、原野、還有抗爭橫額。眼前沒有許多花巧的色彩,大自然就這樣裝飾著。高興是,綠色是止於遠在對岸的深圳;傷感是,盡頭那片灰色就準備連接過來。

這是粉嶺北。清風的吹拂,尋回了屬於自然的空氣,再沒有灰色的石屎牆分隔著這個世界,剩下是青綠色的原野。眼見連綿山脈橫抱著這裏,就像呵護脆弱的嬰孩,堅定的屹立在香港和對岸深圳之間 守護著。連綿至遠處的一整片綠悠悠,彷彿大自然一張柔軟的被子,安撫著香港這個僅餘謐靜的角落。一切叫人心情頓然舒暢;精神豁然開朗。

即使是村民種植著士多啤梨、番茄和桔子,這裏也不像超級市場裏水果堆那眼花瞭亂的繽紛,看著農田都是通通綠色一片。大自然從來就不會像商業經濟般花巧。

不少人在綠野中慢跑、有人耕作、也有年青人就像我們在這裏走走逛逛,蹲著看看農田裏的翠綠的油麥菜,拿著照相機拍拍照。我在想著這些村民。普通的香港人,有個溫暖幸福的家,每天為生活努力,然後突然發現家園要被石屎堆掉。那些年青人就一群一群的來、好奇地參觀自己對了數十載、如斯熟悉的家,「哦,原來香港有這個地方」,像參觀龍尾的海星。

是的,這裏如斯地傑人靈,卻將永久失落於一個決定。

我們也許記掛在這裏的祖墳會否受波及,卻遺忘了整整一萬戶在原本地方生活的村民、無數活生生的大自然生命就這樣犧牲掉。我在想甚麼叫發展。以前是一個龍尾泥灘的生命被人工沙粒活埋掉,現在是多大片生機勃勃的草地農地要給混凝土活埋、滾壓?連視野都看不盡之處,盡縮小於政府文件的地圖中,這些生命 他們看得見嗎?

看看田野中,已給狠狠地樹立了一幅幅強權下的鐵絲網。與破舊的鐵皮屋相比,是如此簇新,把一大片自然的被窩給割裂、撕破。

在這些割裂的「格子」中,則樹立著村民一幅幅反對東北發展的橫額───勇敢的告密著社會無形的不和諧,也在不和諧中滲出了希望。然而,在周遭地區的石屎包圍中、在發展商強行收地樹立的鐵絲網圍牆中、「私家重地,閒人免進」的告示牌中,那些抗爭聲顯得多麼無助,起碼我知道,努力掛上橫額的,正是發展商口中的「閒人」。當我親歷其境,那些聲音是震撼的,就在我耳邊呼叫著。當傳播去這城的其他角落,卻是如斯靜悄悄的。

你細心聽,聽到那雀鳥在棲息地的叫鳴,並不清楚牠們在呼喚甚麼。也許,也是怕這片著實秀麗的鄉土,給鋪天蓋地的壓成了新一幅的地殼,放上摩天大樓當生命。以為這城能夠用石屎泥供養人類,以為高聳入雲的商廈切實能孕育蒼生。久久沒發現,石屎商廈孕育的是金錢,當沒有了食物,你擁著金礦銀礦,也再沒有了價值。

就這樣,當沒有了鄉土;當站在城上,隨了我們,再沒有生命,就架空了我們的城市。留意聽,聽到了推土機的吵聲,鬼祟的在角落,在虛無中建設這個金錢的「天空之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