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橋發展,香港堅得益?

文:5103,原載《輔仁媒體》,2013年10月8日,連結: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08/51007

洪水橋

自八十年代至現在,新界西北地區因位處偏遠,一直產生了不少社區問題。從昔日的屯門到近年的天水圍,因為欠缺適當的就業機會,大量居民需要跨區上班上學,不僅為居民帶來沉重的交通費負擔,被剝削的休息時間更對居民的身心發展有著負面的影響。

故此,當政府表示有意發展洪水橋,一處位於屯門、元朗和天水圍之間的地方時,不少市民俱寄望這個發展計劃能夠製造不同的就業機會,促進新界西北地區的經濟發展,以解決當區的社區問題。在本年七月中發佈的洪水橋新發展區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文件中,政府亦表明要把洪水橋發展成新界西北地區的商業中心。根據諮詢文件,發展區內將設有商場、寫字樓、酒店等設施,而在發展區北部亦有72公頃土地劃作「特殊產業區」,「特殊產業」包括物流設施、資訊科技及電訊業、檢測認證業等,而這些設施總共可提供10萬就業機會。

10萬的就業機會,看似很多,但這個數字如何形成,其實極度教人質疑。在1999年的《新界西北規劃及發展研究:洪水橋發展建議》中,洪水橋新市鎮建議容納人口為十六萬,就業機會則為2萬7千個。到了2003年,就業機會調升至4萬8千個。但在是次的諮詢文件中,洪水橋新市鎮建議容納人口只稍為增加至二十一萬八千,增幅只有約36%,可是所提供的工作機會增幅卻達一倍多,比例完全不合邏輯。如斯的情況難免教人懷疑政府只是胡亂的在社區製造就業機會,以堆砌一個漂亮的就業數字。

的確,細心留意一下,這十萬的就業機會,其實也沒有太顧及當地居民的需要,因為發展區內的基建設施所能提供到的工作種類其實相當有限,比如在商場裡,就有多數工種都是保安、店務員等。另一方面,那些「特殊工業」大多數都要求一定程度的入職門鑑和知識水平。以現時新界西北地區有不少基層市民居住的情況,這些新增的就業機會,不是無法切合他們的水平,就是苦無晉升機會,難以吸引年青人入行。在人口結構跟天水圍相近的東涌,雖然周邊有機場、商業設施和旅遊設施,提供了不少就業機會,但根據《星島日報》在2012年12月27日的報導,現時東涌居民原區就業的情況只有約三成左右,可見要促進原區就業,工作種類跟居民的背景、入息等配合乃相當重要。

其實政府若打算透過洪水橋新發展區去促進新界西北地區的原區就業情況,大可以參考不少民間團體的建議,大力發展社區經濟,比如設立營運得宜的墟市和「山寨」工廠,讓擁有不同技能的基層市民可充分發揮其一技之長。可是政府卻偏偏繼續大量增加低技術和不切合居民水平的工種,用意何在?

這就要看回洪水橋發展區的地理位置了。洪水橋跟深圳西部只相隔一個后海灣,2007年通車的西部通道更把兩地的距離進一步壓縮,這地緣因素早就注定洪水橋跟內地會有不少的互動。而且,內地新興的前海金融服務區亦鄰接西部通道,這使洪水橋的發展潛力進一步上升。早在1999年的《新界西北規劃及發展研究:洪水橋發展建議》的諮詢文件中,政府已建議要利用這個特點,把洪水橋發展城「門廊城市」,以滿足日益增張的中港商業和社會互動需要。而規劃署的官員亦曾經在第一階段公眾諮詢的第一輸活動期間表示,政府會計劃將洪水橋打造成與深圳西部有良好配合的新區。由是觀之,由政府第一次提倡發展洪水橋,這就已不是一個只針對港人需要的發展項目了。

其實在近數年,不少親建制的團體和智庫也紛紛就洪水橋的發展路線提出不少「驚人」的建議。以在新界東北邊境禁區開發「特區中的特區」而聞名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就曾經在2011年表示要把政府提倡的「門廊市鎮」意念深化,把握好「橋頭經濟」的機遇,把洪水橋發展成近似日本新宿的「香港副都心」。現任元朗區議會主席豈新界西立法會議員梁志祥在一段新界社團聯會拍攝的專訪片段中表示可把洪水橋發展成「前海人的家園」,人們白天在前海上班,晚上回到洪水橋的家休息。

事有巧合?在2011年轟動全城的《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文件中有過一個叫「城市客廳」的概念,而洪水橋當時亦被標籤為其中一試點;倡議中的「港深機場鐵路」亦設有支線來往洪水橋及前海。洪水橋新發展區的目標和用途,相信也顯然易見吧。

而且,是次諮詢文件明言「就業區設在新發展區的西北部,將有道路直接與港深西部公路連接」。雖然現階段暫時未有看到有甚麼在新界西北地區建設內地人可免簽證進入的工業園的建議,但要安排專車讓內地人在口岸直接到「特殊產業區」上班同樣相當方便,這就更能引證發展區內的特殊工業是為誰而設。

有些人或許會覺得,就算政府未有按居民的真正需要去作基礎建設,更多經濟活動也可促進該區有機地向不同範疇發展,從而令當區居民的生活狀況得到改善。但環視現在的屯門、元朗、上水、東涌等鄰近邊境和口岸的地區,以致是快將有地鐵進駐的西環,我們看到的事實,是大量資本的湧入,不斷扯高物價,一式一樣的高檔次連鎖商場把舊有的社區小店都取代掉。可是居民們在收入沒有大幅上升的情況下,卻要面對飛升速度快如火箭的物價,所謂的「改善生活」卻換來更為沉重的經濟負擔,實在諷刺。

由是觀之,現時的洪水橋發展計劃倡議,就是要以提供大量就業機會去解決新界西北地區就業問題這個「幌子」,去掩飾其促進中港融合、滿足內地發展需要的「真象」。雖然新發展區內有半數居住單位俱屬公營房屋,但是在上述的情況下,遷進發展區內居住的市民會否不再重蹈天水圍的覆撤,仍然是未知之數。故此,我們實在要對政府就新發展區的論述多加警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