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洪水橋農業全滅之時

(文:吳希文,原刊《主場新聞》,2013年10月30日,連結:http://thehousenews.com/NT-northeast/%E8%A6%8B%E8%AD%89%E6%B4%AA%E6%B0%B4%E6%A9%8B%E8%BE%B2%E6%A5%AD%E5%85%A8%E6%BB%85%E4%B9%8B%E6%99%82/)

最近有研究建議香港的社區糧食自給模式,建議每10,000人社區,應有8公頃農地供應糧食,推動本地農業重生。洪水橋新發展區諮詢剛完成,簡單把這條算 式放在這個未來容納218,000人口的新發展區內,洪水橋至少也要預留170多公頃農地,與現在建議的10多公頃絕對是差天共地。

劈頭一句你可能會問﹕露天貨櫃、廢車、電子廢料等星羅棋佈般散落,這堆「棕土」中毒甚深,在瀝青、污水旁種出來的菜,怎能把農業推得更前?

洪水橋一直到七十年代初期仍有大片農田,「不遷不拆」的場面,早在二戰後的屏山機場事件中上演過,當年香港軍政府提出在屏山興建一個軍用機場,所影響的村 落,大部分都在現時洪水橋新發展區範圍內。村民抗爭原因之一,就是洪水橋的土地肥沃,即使政府願意以地賠地,也不能和原有的比較。可惜八十年代初起,新界 的農地開始被貨櫃場大幅蠶食,洪水橋一帶也不例外。今日洪水橋農地不少零散在鄉村、貨櫃場、廢車場旁,當地農業長期受鄰近土地污染威脅,是事實。

新生村及田心村之西一帶的常耕農地

新生村及田心村之西一帶的常耕農地

想看面積較大而完整的農地,只餘下位於新生村及田心村之西一帶,村內仍有大量常耕農地,旱田為主,過往亦有水田,灌溉用的水道交錯其中。不過這片農地一直 面對發展威脅,興建西鐵及西部通道時已被佔去一大塊,而其中一幅面積1.5公頃的農地,在2010年時又有企圖「先破壞,後發展」的違法行為,不少常耕農 地被平整。今時今日,這片區內僅餘的常耕農地再受威脅,建議平整作公屋、居屋用途。

可以改動一下規劃嗎?利用這片農地資源搞市區農業,先把原有農地收購,再租回給原有的農民及區內有意耕作的市民,保住農地、創造社區經濟、提供另類保憩空間,也許比起那美其名為未來區內地標的市鎮公園更有特色。

與規劃署會議上,顧問公司回應的第一句,是房屋問題嚴峻,需要土地興建房屋。第二句,說這裏是未來洪水橋市中心地帶,在這個黃金地段搞農業,是太浪費。我們再一次見證沒有農業政策的後果,就是農業完完全全給排擠在規劃之外,即使建議的重點,並非純粹令農地原封不動。

政府建議的復耕地點,不少農地已遭破壞

政府建議的復耕地點,不少農地已遭破壞

政府強調會另行覓地復耕予受影響農戶的,選址位於新發展區西南面近奕園村的一幅面積約10公頃土地,規劃上將劃作「農業」用途。走進這片農地上,野草滿 佈,可惜也掩飾不了鋪上瀝青的車路,以至土地平整的痕跡,這裏自2008年起已遭人傾倒泥頭,農戶即使有心在該地復耕,也罕有能夠支付清理泥頭的費用。再 看看地圖,部分農地原來正正位處青磚圍鄉村邊界範圍內,把這塊原為「綠化地帶」改劃成「農業」用途會否是變相降級,容許丁屋申請更易過關?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農地復耕計劃成功與否,全靠地主個人意願,地主一心要待價而沽,拒絕租出農地,政府根本無法保證成功為農戶配對農地。這些失誤,早在新界東北試過,政府何以再度重覆犯錯?

政府一邊剷走常耕農地,卻選擇保留已破壞農地作補償,諮詢文件及報告,農業規劃絕跡,在期望未來出現一份完整的本土農業政策之前,得靠你我繼續在不同規劃 研究推出之時,為每一區農業發展據理力爭。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在11月16日為洪水橋新發展區召開公聽會,即場發言也好,寫信也好,請行動,不要讓農地 從洪水橋徹底人間蒸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