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閉關鎖城何以生存

201312025306671_hkej_B08_1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B08  |   專家之言  |   珠三角都會區發展論叢  |   By 許百堅  |   2013-12-02

筆者一直認為,粵港融合甚至港深同城是勢所必然,不可抗逆,不以任何個人意志轉移,只是不知香港有多少人欣然接受,多少人會頑強抗拒。

十八屆三中全會後,粵港合作有兩件大事,一是廣東省長朱小丹出席2013 廣東經濟發展國際諮詢會,透露廣東省政府已就粵港澳自貿區調研論證半年多,整體方案成熟後將盡快向國務院申報,這是廣東省高層首次證實粵港澳自貿區即將申報;二是深圳市長許勤來港出席2013 年深港合作會議,與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就下一步合作重點進行深入探討,包括就河套開發尋求突破性發展。但這兩件事,在香港社會似乎沒有引起多少談論。

三中全會《決定》指出,要選擇若干具備條件的地方發展自由貿易園(港)區,並擴大對港澳台的開放合作。據悉,當全國關注的上海自貿區方案落地後,其他地方政府紛紛籌謀建立自貿區。目前廣東、廈門、天津、山東、江蘇等已提出籌建自貿區的計劃,自貿區的全國藍圖正在逐步勾畫出來。

內地傳媒報道,第二批自貿區會簽審核將於12月啟動,明年5、6 月份有望正式落實。廣東和天津的方案則有望最先進入各部委的會簽程式。廣東草案能獲得肯定,主要是其主打粵港澳合作的區域性概念,這有別於上海自貿區的國際性定位,另一原因是粵港澳三地的聯合申報。

各城分自貿一杯羹

朱小丹透露,廣東一直在考慮利用毗鄰港澳、對外開放程度高的優勢,加快建立主要面向港澳的自由貿易區。

出發點有兩個方面:一是深化改革,創新體制,轉變政府職能,實行世界貿易規則,構建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二是擴大對外開放,深化粵港澳合作,率先構建廣東開放型經濟新體制。

朱小丹同時指出,廣東已經就自由貿易區選址、範圍、定位、任務和政策進行了超過半年的深入調研和系統論證,初步與香港、澳門特區政府進行接洽和溝通,廣泛徵求了國家有關部門意見,以取得符合廣東實際、切實可行的好方案。

深化改革方面,未來粵港澳自貿區將要承擔的主要任務包括更充分地簡政放權,更大力度改革行政審批、市場准入、商事登記、海關監管、檢驗檢疫等管理制度,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的管理方式,實行統一市場監管,加快構建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

擴大開放方面,自貿區承擔的主要任務包括促進粵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以及內地與港澳CEPA 實施的先行先試,推動粵港澳生產性服務業全面合作,實行投資便利化,強化粵港澳國際貿易(行情專區)功能集成,創新金融服務,在自貿區形成對外開放的新高地。

據悉,粵港澳自貿區的初步方案定位於粵港澳合作,將涵蓋廣州南沙新區、深圳前海、珠海橫琴及廣州白雲空港區域。前三者均是國家級新區,被視為粵港澳合作最重要的三個平台,加上以機場經濟為基礎的白雲空港,總面積達1300平方公里。

有分析認為,粵港澳自貿區將涉及服務貿易自由化、商品貿易自由化、投資便利化、金融創新合作及管理體制機制的創新,逐步建立與香港接軌的營商環境。

粵商貿逐步與港接軌

從區域看,前海主要涉及金融業合作開放,橫琴主要在服務貿易領域開放,南沙在貨物貿易領域發揮優勢。

深港合作方面,社會似乎更關心雙非兒童被納入深圳的港人子弟學校,但其實會議還談了許多。據報,會議確定了下一步合作重點,雙方將繼續合力加快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建設,積極推動各項先行先試政策落實,為香港金融業等現代服務業在前海集聚發展、加快將前海打造成為香港與內地緊密合作的先導區創造更好條件。

雙方共同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開發,進一步明確發展定位、管理架構、開發模式等事宜,力求盡快取得突破性進展;積極回應市民關切,加大跨境污染綜合治理協作力度,提升區域大氣、水環境品質;加快廣深港客運專線等跨界基礎設施建設,促進深港間要素流動更加便利,更好地發揮香港對珠三角、泛珠三角的輻射帶動作用;加強教育科技、醫療衞生、文化旅遊等民生領域的交流合作,為民間交往創造更好條件,不斷推動深港合作向更高品質、更深層次、更廣領域拓展。

港離群獨處難保優勢會上,雙方簽署了《旅遊合作協議》、《深圳學校開設”港籍學生班”合作協議》、《深圳市前海管理局與香港科技園公司戰略合作協定》等新協定。

前海目前是港深合作重點,雖然各方面有着各種各樣的質疑和保留,但人家的投入已擺在那裏,有什麼可剩之機,就靠我們自己去捕捉。林鄭與許勤均表示河套將是兩地未來合作的重點之一,許勤更表示希望盡快能有實質的階段性進展。

上海、前海、南沙、橫琴面對這許多「宏規」,筆者沒有高層內幕,不清楚有多少水份,但是我們周邊都在動,如果香港不想成為孤島,是否應該考慮如何積極參與其中,佔一席之地。或至少瞭解人家在做什麼,好準備應對。甚至,至少應該討論堅持離群獨處的話,應該如何應付威脅和挑戰。

香港似乎願意停留在雙非兒童、人口上限、單程證審批權等問題,我不相信香港閉關鎖國能夠生存,同樣不相信只靠向外不參及無視內地發展能夠持續繁榮。

早前有報章報道,深圳已具備條件,今年將取代香港成為全球第三繁忙的集裝箱港口。港口營運商表示,深圳可能取代香港成為亞太區主要的貨物轉運中心。香港舊有的優勢正在逐漸消失,買少見少,當優勢消失殆盡,當風景那邊更好,你請人家都唔來,還談什麼人口上限。

許百堅

作者為香港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研究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