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假爭議破局真出路

201401035307934_hkej_A20_1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A20  |   時事評論  |   大班人語  |   By 鄭經翰  |   2014-01-03

關於機場發展,目前雙方陣營的爭議,可謂這邊廂「搔不着癢處」,那邊廂「救不到近火」。

先說「搔不着癢處」,回歸前已經倡議興建的港珠澳大橋終於2016 年落成,但時移世易,回歸十六年,隨着中港兩地的全方位融合,加上二十四小時通關,以及高鐵的興建,港珠澳大橋已經失去原來的經濟效用,隨時有機會淪為大白象工程。

不過,梁振英自上台後,卻極力主張發展機場北商業區計劃,把機場北面和鄰近博覽館的大片土地發展成為集寫字樓、會展、旅遊、購物於一身的大型商業城,以圖掌握所謂「橋頭經濟」的商機,迎接港珠澳大橋的通車。

原有構想不合時宜

不過,由「梁粉富豪」羅康瑞全力策劃的機場北商業城計劃,近日卻遇上滑鐵盧,遭到以現時機管局主席張建東為首的主流派反對——羅康瑞要求更改規劃,搬走現為高球場的機場島用地的地底車廠,改作興建超級商業城,這會妨礙興建第三條跑道的進度。

兩派爭拗白熱化,結果張建東一派得勝,商業城雖然仍會發展,但規模大減,改以發展酒店及零售項目為主要方向,羅康瑞因此憤而辭去機管局基建規劃委員會主席職位。

梁班子的所謂「機場北商業區發展計劃」其實並非什麼新鮮事物,早於2001 年董建華執政時期,已在《香港國際機場2020 年發展藍圖》中提出同樣構想。當時的構想,是配合所謂大珠三角洲發展計劃,但十二年下來,客觀環境和條件已有改變,原來的構想已經不合時宜,梁振英舊調重彈,表面上是配合新界東北拓展計劃,發揮協同效應,實質上不過是要為支持他的二線地產霸權輸送利益而已。

平情而論,航運業是香港最重要的經濟命脈之一,鞏固香港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至為重要。董建華當年的構想是接納馮國經一群商人的建議,目的是要把香港發展成為亞太區最重要的航空樞紐,主導大珠江三角洲的發展。

不過,隨着鄰近地區機場的急促發展和劇烈競爭,香港除了在國際航線上仍然佔有絕對優勢外,其他競爭條件已經大不如前。興建第三條道跑道以提高本港國際機場的競爭力本來是社會共識,但實際上由於民航處官僚的不思進取和耽誤,香港現時兩條跑道的容量一直未有充分利用,大大影響了香港國際機場的競爭力,讓鄰近機場有機可乘,搶去不少旅客和貨運流量,現時再興建第三條跑道,已是明日黃花,遠水救不了近火,更不消說浪費資源和嚴重影響鄰近地區的生態環境了。

梁班子倡議的所謂「機場北商業區發展計劃」固然是好大喜功,只着眼於大陸自由行旅客的購物利益,根本忽略了商業區北移,不單嚴重影響港九市區商業地帶的利益,亦隨時會與前海的所謂金融發展區構想一樣,沒有實際可觀經濟效益,難以吸引外來投資者。

同樣,全力興建第三條跑道也是瞎發展,無視香港在「十二五規劃」的角色已經轉變,再非大珠江三角洲區域發展的軸心,而香港過去國際航空樞紐的角色,將會逐步由廣州白雲機場和深圳機場取代,至少亦會攤薄香港國際機場的優勢。

再說「遠水救不到近火」。香港要維持以至提升航空樞紐的地位,長遠而言,當然要興建第三跑道;我甚至認為,如果發展順暢,事事到位,興建第四、第五條跑道也不是問題。只是遠水始終救不到近火,目前最大的問題並非興建第三條跑道,而是如何改善機場現有的設施。

譬如說,香港目前雖然有兩個客運大樓,但第二個客運大樓只用作離港之用。因此,當務之急是改建第二個客運中心,增加必須設施,再配合兩條跑道同時用作升降,便可在短期內增加升降班次,大大提升機場的容量,從而提高競爭力,鞏固香港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

客運大樓重新規劃

因此,我建議與其搞什麼並無實際商業效益的商業城,倒不如把現時佔十一公頃用作臨時高球場的機場北用地,連同亞洲博覽會現址和第二個客運中心,重新規劃一個全新的客運大樓,投入服務,在短期內全面提升香港國際機場的競爭力。

事實上,亞洲博覽會自成立以來,經濟效益遠未如理想,原來用作開拓大型香港會議展覽業務(如重型機械展覽)的目的基本落空,不單偌大的展覽會鮮見,會場不少時間亦經常用作演唱會,浪費社會資源。

再說,亞洲博覽會交由私營機構營運,根本不符合社會整體利益,更有官商勾結、輸送利益之嫌。要拓展會議展覽業,政府應該把亞洲博覽會合併入會展的第三期擴建計劃,集中資源,搞好會議展覽業這一個龍頭行業,向廣度和深度發展,以帶動其他行業。

香港當然需要發展,但客觀環境已經出現重大改變,我們應該實事求是,根據現實、需要,有目的、有計劃地發展,而不是好大喜功瞎搞一番;我們更應集中資源和力量,鞏固和發展自己的優勢,以期可以在未來與鄰近地區的激烈競爭中,維持領導地位。

香港國際機場的容量目前仍未充分利用,興建第三條跑道只會勞民傷財,徒勞無功。在機場北籌建超級商業城以迎接所謂「橋頭經濟」更是不切實際的空想,全屬浪費時間精力和社會資源。我們應該重新規劃興建第三個客運大樓,或者合併現時機場北的空地和亞洲博覽會現址,重建第二個客運大樓,配合兩條跑道同時提供升降服務,短期內必可大大提升機場的容量,解決乘客和貨運流量急速增加的迫切問題,從而提高香港的競爭力,鞏固我們的國際航空樞紐地位,那才是刻不容緩的當務之急。建制派如果真的是為香港社會的整體利益着想,就應該摒棄黨派之爭,共同協力,為香港謀福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