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經濟被規劃 有擺脫錮身鎖命的勇氣嗎?

《明報》,2014-03-03,連結:http://news.mingpao.com/20140303/faa1h.htm

一如所料,預算案也沒有提到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的策略,以至如何應對港中經濟交流之下,香港被規劃以至被融合時,港人所產生的焦慮及反感。香港經濟發展,需要依賴中國(正確一點是,全球經濟依賴中國)。早前,施政報告被指對經濟發展欠缺方向的時候,政府回應,施政報告第二章提及支持十大產業,還加上未來發展大嶼山及漁農業。牌面上,產業多元,但細心一看卻大多是原有產業。從功利主義角度看,支持這類產業可以新增多少就業機會?可以提高多少GDP呢?

及後,政府被問及如何紓緩中產壓力之時,卻回答在大嶼山的人工島發展橋頭經濟。但橋頭經濟有何內涵?策略及目標又如何?如何推動香港增長?為中產基層帶來何種經濟效益?當連河套區發展十畫都未有一撇之際,我們該如何相信一個還未填海的人工島,可以帶來什麼可量化的經濟效益呢?原來人工島整體策略性研究要到2016年才完成!噢!

至於與珠三角的合作,早前的施政報告卻縮到只有一小段。去年2013年第26段還大談與粵省搞什麼先行先試計劃,推動金融、產業金融、現代服務業、產業合作、國際航運、物流、貿易、會展、旅遊、環保,以及建立優質生活圈和社會管理等領域的全方位合作。今年呢,只剩下一句:「政府將積極參與珠三角的發展,支持廣東省成立自由貿易園區,並與廣東省及各市共同謀劃,互惠互利。」講完!

優勢互補 還是取代香港的產業?

查去年的豪言壯語,是複製了2008年12月之「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綱要)的內容。綱要理論上主導了2009年以來珠三角區域經濟的發展,當中,香港被定位為「國際金融、貿易、航運、物流、高增值服務中心」(第52頁,簡稱「金融及服務中心」),而綱要之整體思路,美其名是泛珠三角洲各城市加港澳優勢互補,但現實發展是真的搞優勢互補,還是淘空以至取代香港的產業呢?

以港口發展為例, 綱要提到要「完善廣州、深圳、珠海港,與香港分工,優勢互補」。香港港口發展局今年1月的數據顯示,香港去年貨櫃箱吞吐量下跌3.6%。在全球貨櫃箱碼頭排名,被深圳港超過,跌至第4位。有業界分析,深圳港的吞吐量將慢慢拋離香港。現實是,香港無優可補,因為成本效益已到瓶頸,貨運流向深圳港已成定局的。

又例如航運,綱要提到,「加快廣州白雲國際機場擴建,鞏固其中心輻射地位並提高國際競爭力」。白雲機場擴建後,國際客貨航班大增。早前,為減少空域限制,白雲機場已搬至花都北。另一邊廂,香港機場雖擴建第三條跑道,則面對空域之限制,受制於中國民航局之安排。綱要謂香港機場可與泛珠三角機場優勢互補云云,結果是,白雲機場從未考慮與香港機場搞什麼互補。去年6月有報道指,2015年白雲機場有望取代香港機場,成為華南一哥。

面對以上情,建制派人士會說,香港要認清不足,更應配合粵省,抓緊兩地發展機遇,做大個餅,在經濟發展時分一杯羹云云。但假如泛珠三角政府,不是想與香港分工以至合作,而是要吸納香港的人流、貨流及錢流來發展其道路,逐步食盡甚至盡食香港的優勢產業呢?

盡食香港的優勢產業?

以專上教育為例子。綱要說,「支持港澳名牌高校在珠江三角洲地區合作舉辦高等教育機構,放寬與境外機構合作辦學權限……2020 年,重點引進 3至5 所國外知名大學到廣州、深圳、珠海等城市合作舉辦高等教育機構,建成 1至2 所國內一流、國際先進的高水平大學。」

所謂兩地的大學之間之合作,實際上是鄰省希望香港的大學,能前往當地「合辦」大學,還要幫忙構建幾所國際級大學。從另一個角度說,就是要吸走香港的大學辦學人才,借香港的大學名氣提高粵省的大專教育水平,淘空香港的大學行政及管理專才。

綱要推出時,曾有一股粵省辦學風。2009年一時傳出理工大學將與東莞合辦大專院校,又傳出港大將在深圳辦分校,而中大在深圳辦分校亦甚囂塵上。 問題是,中外合辦大學,一直受中國教育部的相關法規及條框所限,教育部會否為粵省大開綠燈,沒有人說得準。另外,相關的學術自由有多少保障,實屬疑問。而且,招生時的限制,包括本省招收的多少一本生,以及跨省招收的份額多寡,亦未清晰。

更重要的是,合辦大學的整體思路,是粵省想借香港的大學來抬高自己的教育地位。香港的大學是由公帑支持,香港納稅人有幾願意,想公帑支持的大學,幫粵省的大學「升呢」呢? 香港人有幾慷慨,願將撥作自身大學經費之稅款,走去支援東莞搞大學,幫鄰省的城市「升呢」呢?

4年後的今日,理工在東莞的大專院校縮沙,港大分校也沒有搞了,至於浸會在珠海搞的合辦大學,據報道去年9月終可加大自主招生的名額,但在此之前,即使以北師大及浸會之名氣,其在珠海之合辦大學都只能收本省二本A學生,可見合作辦學之路相當艱辛。現在只剩下中文大學在深圳的合辦大學整裝待發。然而,為了綱要提到的優勢合作,香港的大學就被迫花精神時間金錢,北上籌劃,這些額外成本,難道不是港人支付的?我們港人交了多少「支援費」呢?

港人交了多少「支援費」?

又例如港大協助深圳發展其醫療產業,在深圳搞醫院。今年2月有報道指,其開業一年多,仍然入不敷支,若計及深圳發改委投入的資金,醫院的虧本會較多,而當初構思的香港病人北上就醫的夢,仍然遙遠。問題是,深圳政府還只會提供4年財政支持,往後就要自負盈虧了。好了,為了協助深圳發展專業服務,打造以深圳為核心的泛珠三角優質生活圈,港大亦要花精神心思北上籌劃,港人又交了多少「學費」呢?

這些例子是想說明,綱要聲稱之「優勢互補」,實際上卻是各地政府搵香港覑數,視香港為競爭對手,不單一步一步地取代香港原有的優勢產業,甚至希望吸走香港的專業服務人才,發展其自身產業。另一邊廂,綱要就把香港框在「金融及服務中心」之內「發展」,套用張少強教授說法,是經濟上的錮身鎖命。

上一屆政府其實都知道這個情,但基於政治正確,表面配合,實際上透過發展六大優勢產業,自行推動產業發展,留住人才,吸北方的錢。理論上,假如醫療服務的優質生活圈之核心地點是在香港,則珠三角居民的錢,就不會流去深圳港大醫院,香港的醫生就不用去港大深圳醫院搵食,香港病人亦毋須北上。又假如高質素的私立大學能夠在港開枝散葉,香港的講師及教授就不要跑去深圳的粵港合辦大學授業,而是吸引中國學生來港讀書搵錢。這些盤算有其務實一面,但本屆政府就一古腦兒煞停, 一味配合綱要訂下之香港發展框架,一味只迎合粵方需要。

正如鄒崇銘在其新書《以銀為主》之論述,香港不是缺乏人口,而是缺乏產業。沒有產業來留住人才,人才慢慢只局限在「金融及服務中心」方面,其他的人才呢?難道都叫這些非金融服務行業之香港青年都北上讀書就業及工作?有人說年輕人不願意入行做飛機維修,但假如我是家長,見到香港只需要「金融及服務中心」的人才,則子女會不會做了飛機維修之後,10年後工種被淘空,然後敗走江門開工?

本地歷屆政府,不從多元產業做工夫,不主動突破被規劃的框框,不及時推動新經濟產業,不從青年經濟出路多想工夫,卻不斷勸年輕人北上尋找工作,把上中下路之人才送走,甚至給予獎學金給北上留學生而不把更多資源投放本地大學本科教育,這樣的政府,怎樣讓年輕人(套用特首用語)感到有前景及將來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