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山發委會今首次開會 特首擬出席 初訂規劃方向

星島日報, 2014-03-08, http://hk.news.yahoo.com/%E5%A4%A7%E5%B6%BC%E5%B1%B1%E7%99%BC%E5%A7%94%E6%9C%83%E4%BB%8A%E9%A6%96%E6%AC%A1%E9%96%8B%E6%9C%83-215621088.html

《施政報告》提出成立「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 會」,今天將召開首次會議,討論有關規劃和發展,剛結束訪京行程的特首梁振英亦計畫出席會議。據了解,首次會議不會就規劃大綱定調,亦未必談及如何發展人 工島,但當局可能在會上提出規劃方向。不過,有關注團體對委員會的獨立性提出質疑。

《施政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大嶼山,當局其後宣布成立「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並委任十九名非官方成員。該個由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擔任主席的委員 會,今天舉行首次會議,特首梁振英也計畫出席。據悉,首次會議不會就規劃大綱作出定調,亦未必談及如何發展人工島,主要由政府介紹大嶼山及周邊項目發展現 況,再交委員發表意見。

委員劉炳章透露,當局可能在會上提出規劃方向。他認為,應採取綜合模式發展大嶼山,而非當局二○○四年提出,以旅遊休閒為主,應同時滿足住屋、 商業及旅遊需要。委員會內唯一泛民委員胡志偉說,大嶼山超過一半用地被列為郊野公園,因此將於會上表明,應保留郊野公園作為香港人的「後花園」,否則爭議 很大。

不過,「守護大嶼山聯盟」昨召開記者會,質疑委員會的獨立性,批評大部分委員都是代表政府立場,缺乏公眾參與,要求委員申報利益。聯盟發言人謝 世傑認為,《施政報告》提出開拓大嶼山和周邊海域,是「掠奪式」的發展,質疑發展只是為了滿足內地資本的消費需求,政府聲稱發展大嶼山是滿足房屋需求,但 項目就以商場和酒店為主,更會影響發展生態。

謝表示,大嶼山絕非不能發展,但在發展前應該先做好環境保護研究,如盲目發展對下一代及可持續發展都有影響。

被問到如果在大嶼山發展旅遊,能否紓緩香港旅遊景點不足的壓力,他指旅遊有很多種形式,香港的發展不但為了旅客,亦應保留休閒地方,而大嶼山就 是香港後花園。聯盟認為,大嶼山現時的遊客量,已達到可以承受的臨界點,要求規劃處將大嶼山所有地區都納入規劃限制級別;又要求當局增加環境團體及民間組 織的代表,加入諮詢委員會,以及制訂保育政策,並於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召開公聽會。

磨刀霍霍向大嶼 委員會周六開會

文:黃俊邦,原文刊於《香港獨立媒體》,2014年3月6日,連結:http://www.inmediahk.net/2014030601

磨刀霍霍向大嶼 委員會周六開會

原圖:昂坪360的大嶼山旅遊推介圖

隨著港珠澳大橋即將落成,政府決意推動大嶼山全面「發展」。在1月17日宣佈成立「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19名非官方成員中全無環團成員,只有胡志偉一名泛民代表。委員會將於本星期六召開第一次會議,兵行迅速,會上將設各委員提出初步發展建議,觀乎近月多位委員的言論,大嶼山實在是凶多吉少。

陳茂波任委員會主席 將到內地考察

「大嶼山發展諮商委員會」將於本星期六3月8日召開首次會議,共有六項議程,分別是行政長官開場致辭;職權範圍、內務守則及申報利益制度;大嶼山現 有發展計劃及計劃中的項目;大嶼山的發展潛力與限制;委員提出初步發展建議及其他事項。委員會並非全由非官方成員組成,而是由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任主席,公 務員任會議秘書,官方代表包括9個政策局及部門代表。從首次議程可見,政府決心透過委員會落實其大嶼山發展的大計,完全沒有空間討論「發展」以外的選項, 或是一些異於官方邏輯的「發展觀」。

委員會又將於四月十及十一日,組團到內地珠江口城市考察兩日,到訪四個城市包括佛山、珠海、橫琴及南沙。首日將到佛山參觀城市規劃館及佛山新城,下 午到由霍英東家族力推的南沙,參觀南沙世貿中心、遊艇會及香港科大霍英東研究院。翌日將到中山市參觀翠亨新區、雅居樂、雍泉度假山莊,下午到訪橫琴新區展 示廳及長隆國際海洋度假區。

考察團到訪的所有地點,無人不是內地式的填海或移村填平土地,然後空降一個新社區,「發展大於一切」的意向明顯。

2013-02-18 15

委員立場及利益「堅定」

自政府正式公佈成立委員會發展大嶼山後,各獲委位的人士分別在不同場合力主大嶼山必須發展。「敗部復活」,因醜聞而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的林奮強指大嶼山郊野公園使用率不高,又說大嶼山是醜小鴨。另一委員劉炳章指郊野公園劃界不科學,也認同發展潛力大。

參看整份19位非官方委員名單,可見政府的取態清楚:推動發展、平衡當區鄉事既得利益。鄉事及地區利益有民建聯的立法會議員陳恒鑌、離島區議員周轉 香、離島區議會主席周玉堂、離島區議員及劉皇發女婿余漢坤、新界社團聯會理事長陳勇。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林筱魯在大嶼山的二澳,亦有土地利益,早前被《蘋 果日報》指大量破壞土地兼封村

政府眼中的「持份者」則只包括一些以盈利為目標的機構,包括機管局主席張建東、國泰航空常務總裁朱國樑、亞洲國際博覽館行政總裁哈永安、旅發局主席林建岳、前市建局行政總監林中麟、航空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

被外界視為梁粉則有林奮強、兼任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委員的劉炳章、前梁振英競選辦成員藍列群、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研究主任方舟。較獨立,無明顯利益的則只有何建宗、港大地理系副教授王緝憲及胡志偉。

財政預算案力推「東大嶼都會」

剛公佈的財政預算案,當中有多段篇幅提及發展大嶼山,在第34至40段的「交通網絡」中提到,「大嶼山會由香港西部的盡頭,變成珠三角的中心,大幅提升發展潛力。」相關的大型基建包括興建中的港珠澳大橋、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及擬建的機場第三條跑道。第119段「長遠發展」中,明確提出「東大嶼都會」的概念,並罕有地附上一張大興土木的工程圖,工程包括:

1, 開發佔地約一百三十公頃的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上蓋和地下空間,發展酒店、商業及康樂設施
2. 發展機場北商業區,力推機場第三條跑道
3. 展開「東大嶼都會」研究,在香港島和大嶼山之間的中部水域填海
4. 欣澳填海

1606366_651430684893973_440371158_o

連同早前已展開的「東涌新市鎮拓展及填海」的研究、迪士尼樂園擴建酒店等,整個北大嶼山及東大嶼山將會是一個大地盤。

大嶼山已面臨即時危險

雖然大嶼山發展及「東大嶼都會」仍在紙上,但整個大嶼山其實已受到多重破壞及發展威脅,現正動工的港珠澳大橋,已影響中華白海豚的活動。日後如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將令中華白海豚無處容身,這成361億的經濟損失,多項工程亦令擬新設的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變得毫無意義。近月連串大嶼山的搬牛行動,也似是為南大嶼發展丁屋區鋪路,多處大嶼山郊野公園周邊亦有大量「不包括土地」,部份地方如水口被剔出保育名單。

figure_4
圖:2000年初完成的《新界西南發展策略檢討》,政府早曾初步研究在交椅洲填海,並興建大橋連接大嶼山、人工島及港島堅尼地城。

王慧麟﹕經濟被規劃 有擺脫錮身鎖命的勇氣嗎?

《明報》,2014-03-03,連結:http://news.mingpao.com/20140303/faa1h.htm

一如所料,預算案也沒有提到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的策略,以至如何應對港中經濟交流之下,香港被規劃以至被融合時,港人所產生的焦慮及反感。香港經濟發展,需要依賴中國(正確一點是,全球經濟依賴中國)。早前,施政報告被指對經濟發展欠缺方向的時候,政府回應,施政報告第二章提及支持十大產業,還加上未來發展大嶼山及漁農業。牌面上,產業多元,但細心一看卻大多是原有產業。從功利主義角度看,支持這類產業可以新增多少就業機會?可以提高多少GDP呢?

及後,政府被問及如何紓緩中產壓力之時,卻回答在大嶼山的人工島發展橋頭經濟。但橋頭經濟有何內涵?策略及目標又如何?如何推動香港增長?為中產基層帶來何種經濟效益?當連河套區發展十畫都未有一撇之際,我們該如何相信一個還未填海的人工島,可以帶來什麼可量化的經濟效益呢?原來人工島整體策略性研究要到2016年才完成!噢!

至於與珠三角的合作,早前的施政報告卻縮到只有一小段。去年2013年第26段還大談與粵省搞什麼先行先試計劃,推動金融、產業金融、現代服務業、產業合作、國際航運、物流、貿易、會展、旅遊、環保,以及建立優質生活圈和社會管理等領域的全方位合作。今年呢,只剩下一句:「政府將積極參與珠三角的發展,支持廣東省成立自由貿易園區,並與廣東省及各市共同謀劃,互惠互利。」講完!

優勢互補 還是取代香港的產業?

查去年的豪言壯語,是複製了2008年12月之「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綱要)的內容。綱要理論上主導了2009年以來珠三角區域經濟的發展,當中,香港被定位為「國際金融、貿易、航運、物流、高增值服務中心」(第52頁,簡稱「金融及服務中心」),而綱要之整體思路,美其名是泛珠三角洲各城市加港澳優勢互補,但現實發展是真的搞優勢互補,還是淘空以至取代香港的產業呢?

以港口發展為例, 綱要提到要「完善廣州、深圳、珠海港,與香港分工,優勢互補」。香港港口發展局今年1月的數據顯示,香港去年貨櫃箱吞吐量下跌3.6%。在全球貨櫃箱碼頭排名,被深圳港超過,跌至第4位。有業界分析,深圳港的吞吐量將慢慢拋離香港。現實是,香港無優可補,因為成本效益已到瓶頸,貨運流向深圳港已成定局的。

又例如航運,綱要提到,「加快廣州白雲國際機場擴建,鞏固其中心輻射地位並提高國際競爭力」。白雲機場擴建後,國際客貨航班大增。早前,為減少空域限制,白雲機場已搬至花都北。另一邊廂,香港機場雖擴建第三條跑道,則面對空域之限制,受制於中國民航局之安排。綱要謂香港機場可與泛珠三角機場優勢互補云云,結果是,白雲機場從未考慮與香港機場搞什麼互補。去年6月有報道指,2015年白雲機場有望取代香港機場,成為華南一哥。

面對以上情,建制派人士會說,香港要認清不足,更應配合粵省,抓緊兩地發展機遇,做大個餅,在經濟發展時分一杯羹云云。但假如泛珠三角政府,不是想與香港分工以至合作,而是要吸納香港的人流、貨流及錢流來發展其道路,逐步食盡甚至盡食香港的優勢產業呢?

盡食香港的優勢產業?

以專上教育為例子。綱要說,「支持港澳名牌高校在珠江三角洲地區合作舉辦高等教育機構,放寬與境外機構合作辦學權限……2020 年,重點引進 3至5 所國外知名大學到廣州、深圳、珠海等城市合作舉辦高等教育機構,建成 1至2 所國內一流、國際先進的高水平大學。」

所謂兩地的大學之間之合作,實際上是鄰省希望香港的大學,能前往當地「合辦」大學,還要幫忙構建幾所國際級大學。從另一個角度說,就是要吸走香港的大學辦學人才,借香港的大學名氣提高粵省的大專教育水平,淘空香港的大學行政及管理專才。

綱要推出時,曾有一股粵省辦學風。2009年一時傳出理工大學將與東莞合辦大專院校,又傳出港大將在深圳辦分校,而中大在深圳辦分校亦甚囂塵上。 問題是,中外合辦大學,一直受中國教育部的相關法規及條框所限,教育部會否為粵省大開綠燈,沒有人說得準。另外,相關的學術自由有多少保障,實屬疑問。而且,招生時的限制,包括本省招收的多少一本生,以及跨省招收的份額多寡,亦未清晰。

更重要的是,合辦大學的整體思路,是粵省想借香港的大學來抬高自己的教育地位。香港的大學是由公帑支持,香港納稅人有幾願意,想公帑支持的大學,幫粵省的大學「升呢」呢? 香港人有幾慷慨,願將撥作自身大學經費之稅款,走去支援東莞搞大學,幫鄰省的城市「升呢」呢?

4年後的今日,理工在東莞的大專院校縮沙,港大分校也沒有搞了,至於浸會在珠海搞的合辦大學,據報道去年9月終可加大自主招生的名額,但在此之前,即使以北師大及浸會之名氣,其在珠海之合辦大學都只能收本省二本A學生,可見合作辦學之路相當艱辛。現在只剩下中文大學在深圳的合辦大學整裝待發。然而,為了綱要提到的優勢合作,香港的大學就被迫花精神時間金錢,北上籌劃,這些額外成本,難道不是港人支付的?我們港人交了多少「支援費」呢?

港人交了多少「支援費」?

又例如港大協助深圳發展其醫療產業,在深圳搞醫院。今年2月有報道指,其開業一年多,仍然入不敷支,若計及深圳發改委投入的資金,醫院的虧本會較多,而當初構思的香港病人北上就醫的夢,仍然遙遠。問題是,深圳政府還只會提供4年財政支持,往後就要自負盈虧了。好了,為了協助深圳發展專業服務,打造以深圳為核心的泛珠三角優質生活圈,港大亦要花精神心思北上籌劃,港人又交了多少「學費」呢?

這些例子是想說明,綱要聲稱之「優勢互補」,實際上卻是各地政府搵香港覑數,視香港為競爭對手,不單一步一步地取代香港原有的優勢產業,甚至希望吸走香港的專業服務人才,發展其自身產業。另一邊廂,綱要就把香港框在「金融及服務中心」之內「發展」,套用張少強教授說法,是經濟上的錮身鎖命。

上一屆政府其實都知道這個情,但基於政治正確,表面配合,實際上透過發展六大優勢產業,自行推動產業發展,留住人才,吸北方的錢。理論上,假如醫療服務的優質生活圈之核心地點是在香港,則珠三角居民的錢,就不會流去深圳港大醫院,香港的醫生就不用去港大深圳醫院搵食,香港病人亦毋須北上。又假如高質素的私立大學能夠在港開枝散葉,香港的講師及教授就不要跑去深圳的粵港合辦大學授業,而是吸引中國學生來港讀書搵錢。這些盤算有其務實一面,但本屆政府就一古腦兒煞停, 一味配合綱要訂下之香港發展框架,一味只迎合粵方需要。

正如鄒崇銘在其新書《以銀為主》之論述,香港不是缺乏人口,而是缺乏產業。沒有產業來留住人才,人才慢慢只局限在「金融及服務中心」方面,其他的人才呢?難道都叫這些非金融服務行業之香港青年都北上讀書就業及工作?有人說年輕人不願意入行做飛機維修,但假如我是家長,見到香港只需要「金融及服務中心」的人才,則子女會不會做了飛機維修之後,10年後工種被淘空,然後敗走江門開工?

本地歷屆政府,不從多元產業做工夫,不主動突破被規劃的框框,不及時推動新經濟產業,不從青年經濟出路多想工夫,卻不斷勸年輕人北上尋找工作,把上中下路之人才送走,甚至給予獎學金給北上留學生而不把更多資源投放本地大學本科教育,這樣的政府,怎樣讓年輕人(套用特首用語)感到有前景及將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