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發展竟是「蚊市鎮」

文:鄒崇銘,原刊《香港獨立媒體》,2014年6月10日,連結: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3488

新界東北發展竟是「蚊市鎮」

圖片說明:古洞北新市鎮預想圖。

在發展方案尚未經城規會審議、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可能涉及利益衝突的陰霾下,財委會第五度審議新界東北前期工程的3.4億元撥款;期間逾百名村民及支持者衝進立法會,大有重演台北大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姿態。

時值天氣陰晴不定的六七月,香港政治早有山雨欲來之勢,加上許仕仁案亦剛好開審,特區政府仍決意在土地問題上硬闖關,實在大有為政局添煩添亂的意味。

香港衝進立法會與台北佔領立法院,前者的議題為新界東北發展,與後者的服貿議題相比,兩者其實有不少相似之處——兩者均涉及紅色資本的流入,以及本 土經濟產業自主的問題;兩者亦涉及年輕新一代的身份認同,以及本土社會流動機會的困惑。在新界東北諮詢的最後階段,一度引發民間對深港融合、割地賣港的質 疑。其後特首梁振英曾一度承諾,在新界東北適當地引入港人港地;但隨着今年樓市大幅回落,作為2012年梁班子主要政綱的港人港地,亦早已如灰飛煙滅,消 失得無影無蹤。

當然,新界東北到底是否「富豪雙非城」,抑或如政府硬銷的「香港人的新市鎮」?這原是可以平心靜氣探討的,政府只須提出足夠的理據證明,例如規劃將 如何令普羅市民受惠,而非變成富豪和地產商的專利;新界東北並非中港融合的後勤基地,而是具備經濟產業自主的新市鎮。可惜的是,諮詢完結至今已過了近兩 年,政府仍一味採取「霸王硬上弓」的策略。

假如政府願意開誠布公、正面解答上述疑問的話,新界東北的村民和支持者,亦不至於要走到今天這一步。

如今擺在我們眼前的事實是,政府最終把新界東北的發展規模由790公頃縮減至610公頃,公 屋單位數目由四成多增至六成,原來沒有公營房屋規劃的坪輋,則剔除在發展規劃之外。不過,問題卻在於餘下六百多公傾土地只有96公頃(17%)撥作住宅用 途,官方公布的公屋用地更只佔47公頃(不足8%),而在城規會的規劃圖所顯示的,竟然更是只有36公頃(不足6%)公屋用地!

因此,若按目前政府的發展方案上馬,未來整個新界東北只有不足六分一土地是用作解決現時梁班子所謂「重中之重」的住屋問題,當中更只有三分一(即整體土地的不足十八分一)用於公營房屋。若說這便是「香港人的新市鎮」,那大概只是一個香港人的「蚊(型)市鎮」!

事實上,只要大家重新回到2011年、時任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推出的《優化土地供應諮詢》,當時的官方文件已清楚指出,未來新發展區每開發1公頃 的住宅用地,即須要同時開發1.4公頃的社區配套設施。按此基準計算的話,則36公頃的公屋用地,實際上只需要50公頃的配套用地,在這不足100公頃的 土地上,已足以容納新界東北六成,又或是逾十萬人的居住需要。這難免會令人繼續追問,餘下的500多公頃規劃到底所為何事,當中又隱藏哪些市民所不了解的 魔鬼細節?

就在不足一年多之前,政府以極低廉租金與多個私人會所續約,曾一度引起公眾嘩然。政府一方面以土地供應不足為理由,大力開拓新的發展用地,因此輿論 多形容那是「盲搶地」;另一方面卻對使用率極低、只服務一小撮特權階級的會所濫用土地資源採取放任縱容的態度。而毗鄰新界東北的粉嶺高爾夫球場,佔地面積 多達170 公頃,幾乎等於新發展區總面積的三成,便正好是這類私人會所的表表者!

若按照上述官方訂下的規劃準則,我們其實只須徵用大約半個粉嶺高爾夫球場,便已足夠容納新界東北六成、又或是逾十萬人的居住需要。餘下仍然有近百公 頃的土地,假如通過公眾諮詢、廣大市民又認同的話,筆者實在看不到又什麼理由,要去反對它繼續保留作高爾夫球場之用!如此新界東北新市鎮既能上馬,富豪權 貴又能繼續享受打球的樂趣,顯易而見地已達到多方共驘的局面……;然則,目前仍覆蓋六百多公頃的發展方案,到底又是在服務哪些人的利益呢?

東北613 行動的前因後果

201406150040087_mingpao_P03_1

Ming Pao Daily News
P03 | 周日話題 | By 朱凱迪 | 2014-06-15

立法會財委會新界東北前期撥款審議,跟二○○九至二○一○年的反高鐵撥款抗爭,何等相像。倡議者都是透過經年的持續鬥爭,把一個本來在主流意識中已有定見的事情,重新問題化;公眾都是透過傳媒看到大規模衝擊,首先把結論鎖定在「香港愈來愈亂和失控」,之後才慢慢鬆動。然而,公眾意識改變之慢,與政治機器與推土機之快, 對比鮮明—— 過了四年,香港市民才擦亮眼睛看清高鐵之「大鑊」,但也無人敢輕言停工止蝕。星期五的衝擊立法會行動導致財委會被迫休會,也只是令更龐大的新界東北利益分贓集團,稍微撼動了一下。

「撼動了一下」換來的,是警察報復式地毆打和恐嚇被捕示威者、各級高官和保皇黨議員的暴力譴責、還有發展局在Facebook製作新的反駁文宣。可以說是兩年來,四處奔走的新界東北村民招來最熱鬧的「招呼」。二○一二年起,東北三區村民和支援者組成聯盟投入抗爭,保衛家園和鄉郊環境,可是,除了二○一二年九月在上水舉行的數千人「諮詢會」和發展局長陳茂波在古洞北囤地自肥得到較大關注外,反對運動一直波瀾不興。

政府急忙申請三億前期工程撥款村民之後像被牽着鼻子一樣捱過明知是假諮詢的法定程序:去年年中動員市民反對東北的環評報告;年底在全港擺街站,為反對城市規劃委員會通過東北的規劃圖,收集了四萬多個反對意見。到今年五月,城規會尚未通過東北規劃圖,政府就急忙到立法會申請三億元的前期工程撥款,包括詳細設計和土地勘測。村民組織很清楚,如果前期撥款通過,東北計劃將成既定事實,因此在五月二日財委會開會審議撥款之前,一早已經部署這場議會內外的抗爭。

五月二日、五月十六日、五月三十日、六月六日、六月十三日,新界東北前期撥款審議,連星期五在內,已經經歷了五次會議。村民組織的希望是,當議員盡力在議會內審議,向政府質詢,來聲援的市民會愈來愈多,從而對政府產生壓力。村民組織和支援團體下了很大苦功,事前聯同支持村民的議員辦公室,一起研究新界東北計劃的問題,並撰寫上千條的動議。可是,頭四次審議只有很少普通市民到場聲援,來的都是村民和核心的支持者。村民組織每次都要租旅遊巴,從新界東北千里迢迢把老村民送到金鐘,經費用盡了,村民也累了,組織不止一次瀕臨放棄邊緣。

相信前企業高層維護公眾利益?

議員和村民互相支撐的那幾次財委會,不應稱為「拉布」,因為保皇黨提倡的所謂「有效率的審議」,實際上就是不去挑戰議會的不平等結構、官員和議員跟議案之間的利益衝突,以及不去深究議案本身的細節。這幾次財委會的審議裏,公眾可以知道,雖然政府不斷吹噓新界東北是解決未來住屋問題的關鍵,可是公營房屋佔地僅三十六公頃,即整個發展區範圍的6%;公眾可以知道,政府官員在立法會內公然說謊,否認曾經進行東北區內的業權調查,反而更加清楚,政府設定持有四千平方米以上的地主可以就地發展的政策,是諮詢地產業界的委員會後得出的結果,證實了透過發展向地產商輸送利益的指控;公眾可以知道,當計劃徹底破壞原有社區和環境時,政府原來沒有區內長者數目的資料,所以根本不打算照顧他們的特殊需要,沒有想好令失去農地的農友得以復耕的方案,連村民的「公屋原區安置」也是假的,因為當第一期公屋落成之日,村民早已全部被逼遷四散。

另外,面對香港這個半民主半威權的政體,每次在立法會的認真審議都必然上升至對議會不民主體制及制度暴力的醒悟。

比起四年前反高鐵,香港特區政府和立法會的狀况如今更加不堪。四年前負責推銷方案的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政務官出身,公眾甚至反對者基本上相信她不會涉及貪腐或為了延後利益而賣力推動高鐵。

四年後梁振英政府的發展局,非政務官出身的局長陳茂波不斷被揭發與所推動政策有利益衝突,龜縮至今,今年年初政府找來馬紹祥當副局長取代波叔到立法會應戰,但此君上任前是全球最大工程顧問公司AECOM 的亞太區副主席,任內和在東北囤積農地的地產商有多項生意來往,而政府土木工程拓展署在一月至今短短幾個月,已經批出價值接近三千萬的顧問合約予AECOM。儘管其利益申報表幾乎「一片空白」,但在爆出許仕仁貪污案後,市民是否真的能靠這些身陷利益集團幾十年的前企業高層維護公眾利益?

至於立法會財委會,主席一職由民主黨的劉慧卿換成身陷三重利益衝突(中銀高層、港鐵董事和新鴻基旗下公司數碼通董事)的銀行界功能組別議員吳亮星,其主持會議方式的橫霸已廣為報道,在此不贅。

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

那六月十三日的衝擊立法會行動是什麼一回事?第一,那是迫不得已的行動。正如東北村民組織和支援者在前一日發表的聲明〈立會不是堡壘撤回東北計劃〉: 「真正出現危機的不是『立法會的保安』,而是立法會本身。由保皇黨透過不平等選舉制度控制的立法會,對北京和財閥馬首是瞻,罔顧市民利益,一幕幕荒腔走板的鬧劇已經氣得市民忍無可忍……梁振英和保皇黨議員對『佔領立法會』誠惶誠恐,是因為深知自己正在僭奪市民的政治權力,道理不在他們一邊──面對着這樣一個爛議會,全世界敢於挑戰專制的人民,不單止有權在大堂內示威,更有權進入議場,阻止不公義的僭政繼續運作。

「新東北計劃前期撥款的審議,已經將立法會帶到被市民『名副其實地佔領』前的臨界點。特區政府要避免市民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中受傷,只有一個方法,就是順應民意和大多數直選議員的立場,馬上撤回新界東北計劃。」行動的原因很清楚,因為吳亮星在星期五晚決定阻止議員提問及提出臨時動議,讓保皇黨實行「少數壓制大多數」的議會暴力,如果要阻止議會暴力,村民和市民除了行動起來,沒有其他方法。

第二,電視畫面很激烈,但行動不是為了搗亂、不是為了發泄怒氣,不是為了襲擊任何人。行動的目的也很清楚,就是進入議會,阻止會議繼續進行。

行動帶來了打壓,也創造了新的形勢。市民最容易接收到的信息就是激烈的電視畫面,我們的責任是讓市民看到與激烈的行動對立的制度暴力,看到香港的社會矛盾如何被既得利益集團推向臨界點。新界東北計劃的問題,歸根結柢是一個權力的問題。「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特區政府從殖民政府承繼了對於土地的絕對控制權,於是它才可以背逆全世界民主城市的慣常做法,動輒將數以百計公頃有上萬人居住幾十年的區域圈出,然後聯合所有既得利益集團,包括囤積農地的地產商和新界原居民地主,將原有社區消滅,再規劃成空間被高度壟斷的市鎮。

把握住這一點,市民就可以看懂,新界東北和香港民主發展的緊密關係,也明白為何立法會現在會成為主要戰場。簡單來說,新界東北這種龐大開發計劃可以長驅直進,關鍵的條件就是不民主的政制。

當財委會因為行動暫停後,幾百名示威者重新聚集在立法會門前集會,後來任由警察包圍、抬走、拘捕。那個情景令我十分感動,也想起過去一年多來, 「佔領中環運動」宣傳的公民抗命意識。這幾百位示威者,出於對香港的關切,無私地行動起來,而且敢於面對行動的後果,包括被警察無理毆打,在此艱難的時勢推動香港民主運動,需要的不就是這種義無反顧的行動力和勇氣嗎?

(作者為土地正義聯盟執委,東北三區村民組織支援者)

文 朱凱迪

諮委會倡中港融合打造「鑽石三角」 梁粉提出 大嶼山搞大躍進

201406150060150_apple_A08_1

Apple Daily
A08 | 港聞 | 2014-06-15

【本報訊】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昨舉行第二次會議,委員會初步計劃將大嶼山分4區大躍進式發展,北大嶼山將發展房屋及商業、擬填海的欣澳則提供旅遊娛樂用地。同日委員會公開3個月前的首次會議紀錄,但發言委員毋須具名,會上意見天馬行空,有人大談中港融合要將大嶼山與珠三角打造成「鑽石三角」;有人倡在機場島輸入大陸勞工。梁振英則誇口形容委員會工作是「寫歷史」,編寫新歷史篇章。記者:鄭啟源

委員會文件顯示,整個大嶼山計劃分4大發展區,位於北大嶼山的東涌新市鎮擴展區及其他可發展用地,會作房屋發展及商業用途;欣澳一帶的東北大嶼山可配合迪士尼發展,發展旅遊業。交椅洲及喜靈洲一帶將填海造人工島,發展成設核心商業區的東大嶼都會;餘下的地區將規劃為保育、消閒地帶,同時發展綠色旅遊。

有人打郊野公園主意

委員會昨日又公開3個月前首次開會的會議紀錄,但所有發言的委員都沒有具名。多名委員在會議中都有「大膽」構思,有人趁機要求政府完善補充勞工計劃,建議從大陸引入外勞,到機場島從事非技術及低技術職位,搶本地勞工飯碗。有人則打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主意,建議用發展審批圖則形式,為有關土地定好發展用途。發展局常任秘書長韋志成即場反駁,現階段不宜過早為土地制訂規劃限制。

委員會19名非官守成員中,多達13人為「梁粉」或建制派,包括提倡「深港一體化」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研究主任方舟。會議紀錄亦顯示,多名委員提及要配合港珠澳大橋發展「橋頭經濟」,建議在欣澳多建一個主題樂園,甚至將香港領先世界的所有服務業都集中在大嶼山。有委員更大談中港融合,建議將大嶼山、新界東北及西北發展成「小三角」,再配合珠三角地區經濟發展形成兩個「鑽石三角」。規劃署亦提醒,大嶼山部份位置有規劃限制,如欣澳及竹篙灣不能建賭場。

身兼委員會主席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昨在會議後表示,委員會已探討大嶼山策略定位及發展方向,委員會將成立小組跟進區內交通及旅遊設施問題。對於有大嶼山居民不滿委員會欠缺居民代表,他說,未來可考慮讓更多不同背景人士加入。委員會成員民主黨胡志偉表示,文件雖對大嶼山發展提出初步計劃,但未有實質研究支持,憂慮只是「紙上談兵」。

發展大嶼山 北部先行

201406120320191_oriental_A27_1

Oriental Daily News
A27 | 港聞 | 2014-06-12

【本報訊】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周六開會,將討論大嶼山未來策略性定位及發展方案等。據悉,當局計劃分階段發展大嶼山,優先發展大嶼山北部,包括迪士尼主題公園、欣澳、小蠔灣及東涌等,因為該區已有一定的基建設施,只須完善交通基建、加強區內連繫及擴大發展範圍,即可見成效。

今次是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第二次召開會議,議程包括匯報委員會成員上次考察粵西的成果,委員會成員早前曾到珠海及橫琴等地,考察內地港珠澳大橋落腳點的發展情況,作為香港的參考。委員會亦會討論大嶼山四個鄉事委員會提交的意見書。會議的重點將是討論大嶼山未來策略性定位。據悉,政府認為大嶼山應發展為本港另一個大都會,集旅遊、娛樂、消閒、購物及商住發展於一身,大嶼山北只是交通接駁及配套不足,窒礙發展,當局認為若能優先完善大嶼山北的配套設施,可以帶動整個大嶼山的發展。

恐淪深圳前海衛星城市 洪水橋支線效益存疑

am730
A02 | 新聞 | 本地 | 2014-06-13

港深西部快速軌道( 下稱港深機鐵) 「重生」,連帶一度擱置的鐵路洪水橋支線亦再次浮上水面。規劃中的跨境支線,連接元朗洪水橋及深圳西部的前海,前者是預計容納21萬人的重點新市鎮;後者將會是內地重要的離岸金融中心,支線料為兩地帶來龐大人流。不過,有立法會議員指出,若支線定位不清,恐變成「自由行專線」,將引起地區反彈。有專家更指,服務對象對準前海,洪水橋恐淪為前海的衛星城市。

早於09年,港府規劃港深機鐵時,已計劃興建一條洪水橋至前海的跨境支線。消息指,政府其後內部評估,認為支線造價太高,計劃一度暫停。隨著港深機鐵項目重新啟動,支線亦如箭在弦。根據去年7月公布的「洪水橋新發展區規劃及工程研究」,總面積達826公頃、相等於21個維園的洪水橋新市鎮,預計興建6萬個單位,能容納逾21萬人。而深圳前海則是內地國家戰略層面的離岸金融中心,計劃中的前海發展區,將與本港及全球金融市場的資金流動完全自由,吸引本港金融機構和專業人士進駐(見另稿)。

儘管前海目前「爛地一片」;洪水橋發展區亦廢車場處處。不過,有地區人士透露,由於落實發展新市鎮,加上跨境鐵路支線的消息,已有人悄悄在洪水橋、廈村一帶收地,看準鐵路落成後的商機。不過,立法會議員田北辰直言,洪水橋支線定位不清,難以估計實際人流;再者,興建口岸造價高昂,效益成疑,「加上如果自由行殺入洪水橋,地區人士一定反彈。」他認為目前已有很多針對內地旅客的規劃,如高鐵線及九龍公園地下空間發展等,政府應再研究是否有必要興建支線。

黎廣德:政府預咗要起

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指,計劃中的西鐵洪水橋站周邊,政府已預留大幅商業住宅地,「面積之大,新界少見。支線落腳點好可能就係洪水橋車站附近,政府預咗要起。」不過,他亦質疑支線的經濟效益,「如果鐵路只係駁通前海,洪水橋可能變成前海嘅衛星城市。」當區區議員周永勤證實,早前已聽聞洪水橋支線的消息,認為對當區有利,「洪水橋可以成為自由行旅客到香港嘅第一站,新市鎮成為橋頭城市,如果唔係,就只係個次要嘅商業中心。」

前海效應政府部署 千億港深機鐵上馬

A01_20140613.indd

am730
A01 | 要聞 | 頭條 | By 胡靄玲 葉兆臻 | 2014-06-13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嚴重超支及延遲通車,波及西九文化區發展,而沙中綫及南港島綫在內的4條本地鐵路新線,亦全線延誤的壓力下,港府仍有意推出全新大型跨境鐵路項目,最快於2018年重推港深西部快速軌道(下稱港深機鐵)上馬,以配合深圳前海區的發展步伐。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指,深圳一直冀加快港深機鐵上馬,港府確實有發展壓力,估計項目最終造價將過千億元,但項目落成後,可締造港深雙贏局面;亦有工程界人士質疑,項目只為前海服務,擔心會重蹈高鐵覆轍,淪為「大白象」。

文:胡靄玲、葉兆臻 圖:黃文山

深圳前海發展如火如荼,發展金融、現代物流及資訊等服務專業,其中一項重點基建是接駁香港、全長41公里的港深機鐵,連接赤鱲角機場及深圳機場,並途經前海站,與香港建立「一小時生活圈」,並視之為前海發展的關鍵。

但在前特首曾蔭權年代,中策組內部研究指,興建港深機鐵,香港段客量不足,而且有利深圳多於香港,所以反對興建;而當時建制派人士亦與一班「大孖沙」研究後發現,興建港深機鐵需要穿山,造價高昂,同樣提出反對,故當時政府最終悄悄擱置有關計劃。

納入2020鐵路藍圖

不過,深圳為加速前海發展,去年起不斷在媒體上「放口風」,希望香港盡快興建港深機鐵香港段,以配合前海發展,據悉,早前特首梁振英訪問深圳時,深圳市長許勤亦當面要求有關項目盡快上馬。本報接獲消息指,政府預計年內公布的《香港鐵路發展藍圖2020》,將重推港深機鐵香港段,「《香港鐵路藍圖2020》會好輕咁講會起呢條鐵路,因為中央好緊張盡快發展前海」。

港深機鐵走線,擬沿用過去的初步規劃,即由香港赤鱲角機場過海往屯門,透過架空天橋或地底隧道,途經人口聚居地方,再橫跨深圳河抵達深圳,先往前海區,之後再往深圳寶安國際機場;至於原方案的洪水橋直達前海的支線是否興建,則有研究空間。

田北辰:「起好肯定過千億」

本報向熟悉本港鐵路發展的新民黨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求證,他確認,深圳當局一直想加快港深機鐵上馬,「呢條鐵路對前海發展好重要,政府有壓力,唔擺落藍圖唔得」。他粗略估計,深港機鐵香港段造價達七、八百億元,「起好肯定過千億」,相信最快於2018年動工。

田北辰認為,興建港深機鐵是港深雙贏,配合本港機場將興建的第三跑道發展,效益最大,日後可透過港深機鐵直接從機場分流旅客往深圳機場轉內陸機,而港機場亦能發揮國際航線優勢,內地旅客直接乘港深機鐵到港轉機。但他指,港鐵手上仍有多項大型本地鐵路建設,加上近期的高鐵風波,相信港鐵再開展新的大型基建會較吃力,建議政府避開鐵路工程高峰期,於2021年後才落實港深機鐵。

黎廣德質疑「效益係負數」

本地工程界亦早有聽聞港深機鐵項目「重生」。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表示,兩地機場往來的客量不多,前海的規劃面積亦只有十多平方公里,質疑港深機鐵落成後「乘客流量夠唔夠呢?」他又說:「前海話係金融中心,但香港走線只經屯門、洪水橋,唔知有咩作用, 規劃唔湯唔水,感覺係只為前海服務」。他直指港深機鐵「效益係負數」,擔心會重蹈高鐵只為內地發展需要的覆轍,成為「大白象」。

運輸及房屋局回應指,政府曾委聘顧問進行《鐵路發展策略2000》之檢討及修訂研究,以因應社會最新的發展需要,更新全港的長遠鐵路發展藍圖。當局已進行兩個階段的公眾參與活動,探討10個鐵路項目的概念方案(包括港深西部快速軌道)。在回應運輸需求、合乎經濟效益、並配合新發展區的發展需要等三大前提下,政府現正敲定2020年以後的鐵路發展藍圖,並會在今年稍後公布新鐵路方案的未來路向。

趕推商業城發展大嶼山

201405310060173_apple_A02_1

Apple Daily
A02 | 要聞 | 2014-05-31

【本報訊】主張開發郊野公園的特首梁振英,對大嶼山一直是虎視眈眈,上任後連續兩份《施政報告》均有提出發展「橋頭經濟」,以人工島為中心建設「東大嶼都會」,並加快機場島北商業區發展。為強推大計,梁今年初已經不避嫌在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安插大量親信,包括以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出任主席,並有「梁粉」委員劉炳章、林筱魯及林奮強等,部份人更涉利益衝突。

多家地產商囤地等「食糊」

梁振英在今年度《施政報告》中提出,研究在港島及大嶼山之間的中部水域大規模填海。政府初步計劃於交椅洲附近建人工島,發展本港第三個核心商業區,連同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及擴展東涌新市鎮,涉及填海面積3,600公頃,相當於兩個半南丫島。事實上,多家地產商早已在大嶼山囤積大量地皮等待發展「食糊」,長沙近年越建越多低密度豪宅,東涌西、大蠔灣及白芒等大片農地亦難逃魔掌。

為了配合預料兩年後落成的港珠澳大橋,梁振英又構思預留在機場二號客運大樓與亞洲國際博覽館之間的12公頃土地,發展為商業區,方便經港珠澳大橋抵港旅客消費購物。但商業區用地與第三條跑道部份工程有衝突,有關建議早前在機管局內部遇阻力。梁曾委任羅康瑞為機管局基建規劃委員會主席「代言」,但最終妥協保留地下車廠,只在上蓋發展商業城,羅康瑞並以意見不合為由辭任委員會主席。而第三條跑道預料2023年完工。

雖然多項發展計劃影響海洋生態、鄉郊環境及居民生活,環團及居民都大力反對,但梁振英強調「橋頭經濟」具戰略價值,可改善房屋供應等問題。

特首肯定跨境基建效益 強調政府致力扮演超級連繫人

201405225305718_takungpao_A14_1

Ta Kung Pao
A14 | 港聞 | 2014-05-22

特區政府強調跨境交通基建對香港的重要性,行政長官梁振英於地產界論壇致辭重申,正在興建的高鐵、港珠澳大橋及蓮塘香園圍口岸等大型基建為香港帶來發展機遇,促進本港與內地及鄰近地區的經濟發展。他又對「以人為本」發展維港海濱、大嶼山發展「橋頭經濟」、鐵路為骨幹的運輸政策,以及港鐵發展上蓋物業予以肯定,強調政府致力扮演連結角色,平衡健康的營商環境、可持續的城市發展與市民的身心健康。

大公報綜合報道

梁振英昨早出席城市土地學會第三屆亞太地區峰會開幕禮,他向全球地產建設業界與會人士以英語致辭表示,人的健康在於身體和精神,環境的健康在於可持續發展,而經濟的健康就是有健康的商業基建,特區政府的挑戰正是將三點連結,締造互動、潔淨和有效率的城市環境,而發展交通基建是要擴大香港的經濟容量,迎接來自內地的機遇。

料5鐵路2020年落成

他首先以會展對出的中環灣仔繞道為例,強調中環灣仔繞道填海工程是維港最後一個填海工程,雖然過往以商業及地產主導維港填海區發展,但今日維港的土地發展要「以人為本」,讓本地人及旅客享受到舒適的綠色空間。接着他指出,鐵路是快捷方便和相對潔淨的交通工具,在政府以鐵路為骨幹的政策下,千禧年後已興建8條鐵路連接市區,有5條正在興建,包括廣深港高速鐵路(高鐵),又肯定鐵路上蓋物業發展,為港鐵站上蓋帶來「城中城」的模式。

他又提及上星期訪問瑞典參觀當地由港鐵子公司營運的鐵路,以及港鐵於內地及世界各地參與的項目,指出香港是世界各地工程交通管理服務的重要輸出者。由此他指出良好規劃的鐵路系統,不但滿足居民日常出行的需要,更發掘周邊的發展潛力,鐵路發展可減少交通擠塞,減少路邊碳排放,政府不久將發表2020年後鐵路發展藍圖,而政府正着手就公共交通策略展開長遠研究,探討方向如何發揮不同交通工具及配套的協同效應。

重申平衡健康經濟

梁振英又指出,港珠澳大橋2016年落成後將打通西部開拓全新腹地,甚至為香港與東盟國家開啟全新貿易走廊,又重申政府銳意打造「東大嶼都會」,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將發展「橋頭經濟」,而他成立的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制定發展策略,平衡健康經濟、健康人民及健康環境的需要,至於蓮塘香園圍口岸工程,突顯政府和政府的合作精神,為內地和香港的人民及經濟謀求共同益處。

他強調,跨境基建對於香港作為內地及世界各地「超級連繫人」的重要性,香港作為內地「首席知識官」,作為外資進入中國市場的平台,同時國內企業利用香港的國際經驗作為踏腳石「走出去」。

大嶼山諮委逾半持物業土地 信置余漢坤涉項目最多

201405155306126_hkej_A19_1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A19 | 政情 | 2014-05-15

今年1 月成立的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多名委員早前被揭發兼任地產商高層,有利益衝突之嫌。政府昨天終公開有關利益申報,資料顯示,至少10 名委員申報其個人或所屬公司持有大嶼山或離島的金錢利益。有立法會議員認為,委員會研究大嶼山未來發展方向,涉及重大利益,由涉及利益衝突的委員給意見並不適當, 「等於袋錢入自己袋」,有必要辭職避嫌。

守護聯盟:申報粗疏欠清晰

委員會由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任主席,成員包括9 名官方和19 名非官方委員。陳茂波早前表示,委員會將採用以比同類諮詢委員會「較嚴謹」的利益申報方法。不過,守護大嶼聯盟召集人謝世傑看過申報登記後表示,有關申報較區議員的申報更為粗疏,完全沒有要求委員提供所涉項目詳情。

據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秘書處提供的資料顯示,19名非官方委員當中,僅9人沒有任何土地或業務須申報。另外10 人當中,以身兼信和置業總經理的余漢坤所涉項目最多。據他申報,信置在梅窩及長沙各有一個住宅發展項目,在坪洲則有兩個住宅項目正在進行。他亦是經營前大澳警署精品酒店的香港歷史文物保育建設總經理。

另外,余在大澳持有兩項物業,其母亦在大澳擁有另一物業。其外父、立法會議員劉皇發與朋友在二澳共同擁有四幅土地;劉皇發的女兒(非余的太太)在東涌亦擁有29 公頃土地。

其他委員包括張建東是發展商香港興業獨立非執董,朱國樑是太古常務董事、國泰行政總裁,哈永安則是亞洲國際博覽館行政總裁。兩名「梁粉」劉炳章及林筱魯則分別任瑞安房地產地產發展總監以及持有公司在二澳進行復耕計劃,林亦申報在東涌有兩項住宅物業,各人均申報與大嶼山發展有金錢利益關係。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政府要求這些與發展商關係千絲萬縷、或私人在大嶼山持有土地或物業的人提供意見, 「等於問佢哋點樣袋錢入自己個袋」。他表示,整個大嶼山規劃涉及很大商業利益,有關人士應該辭職避嫌, 「解散就更加清脆」。

謝世傑表示,曾比較過離島區議會的利益申報表格,發現區議會申報更為詳細,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利益申報並非如陳茂波所言是更加嚴謹, 「區議會至少都會寫清楚那些項目是什麼,現在這些申報係非常粗疏,並不清晰透明。」他又表示,不少農地已被發展商收購,發展大嶼山只是令發展商得益。

扮咩關心老人家!評東北石仔嶺老人院「新方案」

文:朱凱迪,原刊《香港獨立媒體》,2014年5月13日,連結: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2904

扮咩關心老人家!評東北石仔嶺老人院「新方案」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昨日(周一)討論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清拆古洞石仔嶺護老村帶來的問題,院友梁栢友伯伯發言期間跪求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要求不遷不拆。張建宗照例話政府好關心老人家需要,官員「不眠不休」回應長者訴求,提出將改為分兩階段清拆石仔嶺護老村,並會在2023年在古洞北建一座新大樓,安置剩低的老人家。

看完報導,我很憤怒!張建宗和整個政府有什麼資格說「關心」兩個字?石仔嶺以至整個東北受害人如今面對的窘局,正正是源於政府一直對他們視而不見!

最荒謬的事情莫過於,政府不是聲稱新界東北計劃已經計劃了二十多年,而且進行了很多很多很多諮詢嗎?為什麼就是沒有看到石仔嶺這個全香港最大的護老 村呢?一直要等到去年年底,公布了所謂「終極方案」,準備到立法會申請撥款,才在部份立法會議員的強烈關注下如夢初醒,臨急抱佛腳「不眠不休」拆炸彈?

●政府從來當石仔嶺護老村冇到

3

答案很簡單,整個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都是從上而下的大石壓死蟹。官員的心態從來只是如何擺平反對,不是將村民、農民和商戶的聲音納入計劃。石仔嶺護老 村更從來不是問題──整個地方都是政府土地,由一九九八年起以短期租約批給安老院經營,隨時都可以收回發展。如果官員不是抱着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心態,有 什麼理由明知新界東北要清拆起樓,都在一九九八年將石仔嶺軍營批租?

如今政府將石仔嶺護老村擺上枱扮關心老人家,一來是為了「俾面」陳婉嫻以免星期五的財委會東北前期工程撥款審議節 外生枝,二來亦是為了轉移視線,令公眾看不見新界東北規劃更大的不公義。新界東北的問題,我希望在星期五財委會會議前能再綜合地跟大家探討,這裏先提一 點:如果政府現在才猛然發覺,對於立足古洞才十六年的石仔嶺護老村的處理有問題,需要「不眠不休」地想新辦法的話,那麼對於數以千計在古洞和粉嶺北四條村 落住了幾十年、正在好好地「居家安老」的東北老人家的處理方法,為何又不用反省?(註一)

●扮解決問題 掩蓋更大的不公義

回到政府臨急抱佛腳想出的「新方案」,如果大家仔細地看,你會發現,政府的建議根本沒有解決梁栢友伯伯以及上千院友的問題。院友們多次強調的是,他 們覺得石仔嶺護老村的環境很寧靜,他們生活得很安樂,不希望改變。政府的分階段清拆方案卻講到明:(一)二○一八年要逼遷一批院友;(二)二○一八至二○ 二三年留下來的院友,要面對周圍地盤的「噪音及塵埃滋擾」;(三)可以預期,現在至二○二三年,護老村內老人院將再難以接收新院友,變相被陰乾。隨着部份 院友過身,老人院隨時會因為入不敷支而倒閉,院友到時亦難免被迫遷。

面對如此垃圾方案,我大膽假設,連陳婉嫻議員也不會收貨。這也是個難得的機會,讓大家看看新界東北這個號稱已經考慮周詳而且諮詢到口水乾的規劃,是何等千瘡百孔。

註一:政府在推動一個徹底摧毀原來社區的發展方案時,沒有對社區進行過「社會影響評估」,因此它自己才可以對發展帶來的傷害視而不見,公眾也只能被政府廣告和主流傳媒洗腦,以為反對者都是為反而反的搞事分子。

意外不是意外

201405110040016_mingpao_P02_1

Ming Pao Daily News
P02 | 周日話題 | By 陳劍青 | 2014-05-11

有關速度與意外的問題,法國城市理論學者Paul Virilio 對此進行過深刻思考,曾提出一句名言: 「發明鐵路同時代表發明了出軌,發明艦艇等於發明海難,發明太空船,及其爆炸。」

對他而言,當代眾多意外與災難事件乃內置於每種新速度的科技創造,不應是「意料之外」。意外之所以成為意外只是由於現代工程往往將問題歸咎於系統出錯、技術故障的問題,而一直沒有認真思考過我們每一次新速度的創造,將會如何對社會產生影響與及製造新的風險狀况。

驚訝不是驚訝

這個有點玄的道理,在近日高鐵被揭超支延期的事件中頓然變得老嫗能解。因出自政府口中的技術理由,包括黑雨停電、地質複雜,實在令公眾感到意外不是意外,驚訝不是驚訝。而現時港鐵及政府承認的,亦只是一些「不能預期」的原因導致趕不上原有速度,問題而非高鐵這種高速工程本身所引起。

事實上,高鐵創造出的速度,無論是那過分超速的工程時間表,抑或是高鐵本身的速度,今天的意外早已於昔日寫進未來筆記簿。港鐵辯稱工程中「發現」西九龍站地底近半都是需要爆破的岩層,當初因未能進入高爾夫球場勘探而未有知悉,故影響了底層工程進度。但我們真正要問的是,究竟這是一種什麼的工程速度,可以在未了解清楚地質狀况,就申請撥款施工?為何當時不先留待收回高爾夫球場用地後勘探清楚才進行?連本來1997 年那份已有全面地質紀錄的報告,規劃工程前也急得沒有參考?不是很荒謬的事嗎?

另外成為了延期主因之一的高鐵米埔段,不能以明挖方式進行,因在濕地地底經過,一早注定工程問題多多,鄰近相似地質的深圳福田亦已出現四次以上的地質沉降。現時雙管工程其中一管半年內只鑽了1478 米中的232 米,即完成15.7%,另一隧道則還未開工,出現嚴重延期。然後港鐵亦歸咎於「不能預知的地質狀况」,發現「溶洞」云云。但我們不要忘記,當時替我們審議高鐵地質評估的環諮會委員迅速通過工程,對於米埔地質環境的潛在影響,竟決定以「有條件通過」的方法,先批出工程證,然後才要求高鐵工程「補交」有關米埔與牛潭尾段的水文地質影響評估了事。

那麼,今日的地質不明、超支與延誤,不就是當日急就章所導致的惡果嗎?幹麼要為延期道歉?真正要反省的,反是這類大型基建項目近乎盲目的決策、研究與審議速度吧。

米埔的地理張力

高鐵米埔段的嚴重延誤事件,或許對公眾來說只是時間的問題,但我會理解為是個空間問題,象徵着一種香港地理的不可能正逐漸被打破,一種強烈的張力。如此地質、如此環境,高鐵本不應在這裏出現,但因決策者決意以直線打通中港兩地,故此必須衝破此生態的禁區、香港的邊界。

香港米埔本來真的不用受影響的。那個四縱四橫的國家高鐵網,深圳並沒有設福田站,直至2006 年8 月,國家鐵路局決意與深圳市簽訂《廣深港客運專線深圳市區內設站事宜備忘錄》,將高鐵站延至與米埔一河之隔的福田市內,以促進「珠三角城市一體化」。及後,2007 年港方突改變原有「香港2030」已共識的「共用通道」方案, 改為配合國家鐵路網的「專用通道」,然後在曾蔭權時提出成為「十大基建」項目其中之一,高鐵才要一條直線穿進米埔至香港市區心臟,香港同時亦開展了一種「被規劃」的新局面。

「被規劃」的時空

2009 年,當時筆者曾寫了一篇《社會主義規劃出沒注意》,警剔自中央在2008 年發改委公布《珠江三角洲改革發展規劃綱要》,這種以國家社會主義制式的規劃形式,將會正式對香港既有規劃運作產生龐大衝擊。當中將引發不少問題,譬如城市規劃的自主權會否被取消,香港能否在失去規劃權下保障自身的發展願景等等。更大的問題是,一套社會主義體制的規劃套在既有資本主義規劃之上,被納入為「全國一盤棋」,究竟會否違反基本法的承諾?

從此,香港頓入一種已然卻未然(alreadybut not yet)的弔詭時間:我們正式被納入在中國城市的系統思考,但這個城市仍然(佯裝)以一種既有資本主義的規劃制式繼續運行。中國的規劃時間觀,既是以5 年規劃,以訂立策略目標作規劃方針的社會主義制式,同時亦是後金融危機與大國崛起的戰略時空,與香港既有以需求作規劃論述的城市,透過實質城市各種需求估算來為未來作規劃的邏輯格格不入。

處於這「鹹淡水交界」,香港這些配合國家戰略的大型基建規劃開始出現了荒謬的情境:為了在本地合理化這種以國家目標帶動的中國規劃戰略速度,即如何在2020年大珠三角完成基建的「無縫對接」,近年的大型基建工程及規劃,不斷創造出驚人的需求估算,從而讓香港市民認為,我們是因為有「具體需要」才要興建高鐵,而非配合了別人的經濟戰略。

根據2009 年一份研究比較早期的高鐵內部文件,它建基於香港未來到2030 年將有903萬人口的2003 年統計數據,指出七成使用高鐵的都是香港乘客,更透過假設了西九龍將出現一個很可能違反一國兩制的一地兩檢口岸,估算出每日達129,000 人次的乘客量,長遠高鐵的回報率更有6%。然而,2008 年公布的《香港人口估算2007-2036》,其實估算已經大幅修改到2036 年只有853 萬人口,最新估算更改為2041 年縮減至847 萬人口,可見高鐵項目明顯是為了配合國家鐵路戰略的目標,仍然很着意以既有規劃方式說服香港人真的有實質需要。

眾多大型跨境基建亦出現類似情况:港珠澳大橋估計2030 年將有龐大車流,然而這估算明顯是建基於已實行粵港自駕遊才能使然;近日被質疑超支嚴重的蓮塘口岸估計未來2030 年有5 萬人流車流使用,但背後的假設竟然是深圳可免簽證入境。在傳統經濟學上可以說他估算失誤,但社會主義規劃最科幻之處,就是這些假設是可以人為地實現:這裏沒有人流,我們就去創造它!

扭轉同城化的是記憶

在2009 年初期的高鐵香港段規劃,我們可以透視出高鐵規劃的原委:六成車次都是往返福田與西九的,長途的只約佔一成,我們就可想像2017 年通車後將會是一種怎樣的港深同城化:高鐵40 元15 分鐘就能往返西九與福田,此將大幅助長付不起租金的香港中小企資本,大舉向深圳北移。當香港連市區工廈平價的商用空間也被活化,福田或是廣深港沿線的「粵港合作示範區」將是香港中小企的終站。

香港不斷出公帑建大型基建,配合國家服務業升級戰略,但同時亦不斷掏空着自己的產業,將優勢送走,大白象難道不是它最恰切的形容嗎?說到此,我們就知道,高鐵事件是港鐵高層及張炳良萬辭官位也解決不了的問題, 「被規劃」問題也並非兩三句語言偽術就可以輕易隱藏。

其實自高鐵撥款後,民間對高鐵禍害的關注並沒有一刻的中止。菜園村的朋友繼續保衛家園、重建新村;有的跟進高鐵沿線爆發的環境土地危機,如牛潭尾地下水被抽乾;民間社會更發起了「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延續批判像高鐵這類「被規劃」問題。2011 年提出「環珠江口宜居灣區行動重點計劃」,香港正式被納入國家十二五規劃的專項計劃,反對城市規劃自主權淪喪,當時更令總理溫家寶對「被規劃」作出回應,指「香港沒有被規劃」,中央只是以規劃「支持」特區政府施政云云。及後的自駕遊、新界東北等同城化的爭議,亦是過往港人奮力扭轉香港「被規劃」的重要實踐。

常常,香港人忘記自己抵抗過的記憶,流行羨慕台灣經驗,其實,記得我們曾抵抗過的原點,毋忘反高鐵,我們就有重新建立自主的可能。

眾發展商準備就緒 港鐵項目成焦點 元朗大變天 增逾12萬公私營樓

201405115301398_hkdn_B02_1

Hong Kong Daily News
B02 | 新報地產 | 2014-05-11

元朗區多個新區有關規劃文件近日接踵而來,分別涉及洪水橋、錦田、唐人新村、大棠等地,元朗區大變天已如箭在弦,將有數以萬計單位陸續注入。

【本報記者黃岸東報道】多間發展商於元朗區準備就緒,恒地於洪水橋、錦田南均持有農地蓄勢待發,新地亦於錦田北,旗下爾巒一帶早有部署,新世界則於大棠、唐人新村一帶,元朗南研究範圍內有多項發展計劃。另西鐵沿線亦有不少項目有待發展,元朗未來發展確實不容小覷。

涉近36萬人口

發展局及規劃署日前向元朗區議會提交文件,顯示政府於該區現時正進行3項規劃研究,包括洪水橋新發展區、元朗南,以及港鐵錦上路站一帶,錦田南及八鄉等,涉及公私營伙數達12.38萬伙,涉及人口35.81萬。另規劃署亦擬修訂錦田北、南生圍分區計劃大綱,當中有關錦田北日前已公布修訂大綱方案,涉及新增伙數約4,550伙,總共涉約9,407人口。

上述規劃研究仍未正式落實,但在各規劃項目內,亦不難發現發展商足迹,當中恒地素來以收購農地聞名,在該區最大兩個規劃研究,洪水橋發展區及錦田南,不難發現旗下持有土地。另新地、新世界亦分別於錦田北、元朗南有不少項目,元朗已成各發展商角力場。

林建岳倡橫琴建免稅區 各界商港珠拓橋頭堡經濟

201405120050126_wenweipo_A10_1

Wen Wei Po
A10 | 香港新聞 | 2014-05-12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張廣珍 珠海報道)逾100位來自粵港澳地區的專家學者、政府官員和業界人士昨日齊聚珠海,圍繞 「共迎港珠澳大橋時代」這一主題,探討香港、珠海兩地如何開拓橋頭堡經濟。與會者一致認為,大橋落成將為本港旅遊業帶來新的機遇,同時將大大延長香港物流業的輻射半徑,進一步鞏固香港的貿易中心地位。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林建岳建議將橫琴打造成一個類似香港的免稅區,令兩地在旅遊市場互通互補,更可疏導一部分香港的旅客,減輕香港的壓力。

由珠港雙方共同籌備的「珠港合作發展研討會」昨日在珠海舉行,國務院港澳辦港澳研究所副所長蔡赤萌、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林建岳、香港智經研究中心主席李國棟、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持平出席會議並作主題演講。

專家們認為,大橋將為香港的旅遊業、物流業帶來新的發展機遇,橫琴新區將是香港與珠海的重要的合作平台。

與港澳水陸相連 「特區中特區」

林建岳表示,大橋落成後,橫琴將成為唯一與港澳兩地水陸相連的地方,將成為香港向西拓展的橋頭堡。他建議,政府把握機遇,早作規劃,推動相關橫琴兩地合作發展旅遊業。他續指,橫琴被譽為「特區中的特區」,建議政府充分利用優惠政策,如利用「一線放開、二線管住」的分線通關政策,將橫琴打造成為一個類似香港的免稅地區,對進出口貨物豁免關稅,也不設消費稅,吸引港澳台和海外商家進駐,加快推進與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

如新增「工廠」 分享港「訂單」

同時,林建岳指出,目前特區政府正在打造「東大嶼山都會」商業區,橫琴目前已有長隆海洋度假區,希望橫琴再建免稅區,令兩地在旅遊市場互通互補,形成「一程多站」的旅遊模式。目前香港正面對旅客的快速增長的壓力,而橫琴好比一間新增的「工廠」,能夠分享香港的「訂單」,疏導一部分香港的旅客,減輕香港的旅客壓力。

蔡赤萌:彌補交通缺口擴物流

另外,大橋的落成將進一步鞏固香港的貿易中心地位。國務院港澳辦港澳研究所副所長蔡赤萌表示,大橋一方面彌補了香港和珠江西部的交通缺口。大橋落成後,珠三角西岸地區將成為香港方圓三小時車程內可到達的範圍,有利於大幅減少兩地陸路客運及貨運的成本。

另一方面,大橋令香港陸路交通和京珠高速公路相接,香港物流業的輻射半徑將大大延長。香港不僅可直達武漢,還可經沿海高速公路,半天到達廣西。同時,大橋連通廣東西部後,可將香港與廣東、雲南乃至越南等廣大區域連接起來,使中國和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大量貨運業務通過香港國際機場和大嶼山轉口,進而鞏固香港的貿易中心地位。

審東北發展撥款 陷膠着

201405030067404_apple_A06_1

Apple Daily
A06 | 港聞 | 2014-05-03

【本報訊】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昨日審議有關新界東北發展的撥款陷入膠着。民主派議員質疑財委會主席吳亮星有利益衝突,要求吳不要主持會議,但吳不斷以自覺沒有問題拒絕泛民要求,泛民一度想終止議案,但遭建制派否決,吳亮星之後更多次阻撓泛民就撥款提問。

質疑主席涉利益衝突

人民力量陳志全在會上指新鴻基在新界東北有土地,質疑吳亮星是新鴻基轄下數碼通的非執董,可能有利益衝突問題,認為吳不宜主持會議。人力陳偉業、新同盟范國威和社民連梁國雄亦覺得有問題,要求立法會法律顧問作出解釋。

不過吳亮星未有讓法律顧問解釋,更揚言自己「冇問題」,「家係我主持會議,我認為利益申報問題同我冇直接關係」,范國威隨即提出終止待續議案,但在建制派議員壓倒性反對下被否決,審議撥款期間,泛民議員不斷追問當局有關撥款的問題,吳竟一度阻止議員發問,直至工黨張超雄質問:「你按咩規則禁止議員發言?我都未問你點知我重複?」吳才稍為收斂,到昨晚財委會會議結束,仍未能表決撥款申請。

另外,百多名新界東北不同村落的村民在立會外請願,希望議員否決撥款,發展局副局長馬紹祥於財會上表明不會不遷不拆,又以未來十年需興建的47萬個房屋單位,要求財委會通過撥款。

新界東北乃千億大白象工程!

文:陳劍青,原刊《主場新聞》,2014年5月4日,連結: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6%96%B0%E7%95%8C%E6%9D%B1%E5%8C%97%E4%B9%83%E5%8D%83%E5%84%84%E5%A4%A7%E7%99%BD%E8%B1%A1%E5%B7%A5%E7%A8%8B/

預計以天價1,200億打造的新界東北新區,公眾一直忽略這筆公帑運用的嚴重性。在過往的日子裡,特區政府經常硬銷撥款是給予受影響村民的賠償,與及製造解決香港人房屋問題的印象,是為香港打造「香港人的新市鎮」。

然而,在最新的東北規劃中,公帑真正用於建造社區設施、公屋等「公共設施」其實只佔開支四成;而實質用於基建成本已佔410億,數目驚人。這筆款項如此昂 貴,全因政府執意要開拓遙遠的新界北部新區,而非善用大量既有政府土地資源作發展原則,故此要耗資不菲建立水、電、道路網,剷平農地環境,當中還有不少高 架公路打通東北與香港邊境,包括打通古洞北與河套區的道路,與及打通文錦渡與粉嶺北的高架公路。

計劃中,實質用於公營房屋的土地面積只有47.6公頃 (約兩個半維園),稱可提供36,600公屋及居屋單位,故此土地發展仍然以私樓主導 (54公頃)。當整體公屋單位數目不足兩年的公屋供應目標,土地面積只佔政府現有全港空置可發展房屋用地(132.4公頃)的3.5%,拿半個粉嶺高爾夫 球場(150公頃)出來或每年賣少些土地給豪宅炒賣就解決有餘了,這真的值得我們花1,200億公帑,來為打通中港邊界及地產商建私樓的欲望鋪路嗎﹖

此外,千二億公帑中有300億計劃乃用作「收地賠償」。根據現時政府指東北影響1,000戶村民,每戶賠償60萬來計算,粗略估計為6億,加上青苗補償、 搬遷費的金額估計只涉及數億,實質預留給受影響的非原居民民及農民的金額只需約十億,佔整體收地賠償的3% – 5%。

那其餘95% (約280億) 的賠償金額到哪裡去了﹖大部分當然是到了那群不受影響的原居民地主及地產商的口袋。尤其新界東北藏有大批囤地已久的既得利益者,包括各大地產商、陳茂波 (親戚)、侯志強與劉皇發之流,他們正等待這頭大白象基建的撥款,來釋放他們積壓已久的土地利益﹗

特區政府拿著這條300億的數字,製造受影響居民「貪賠償」的形象,然後再將95%的賠償金額賠給原居民地主及地產商,好貪婪的一招混水摸魚﹗

千二億公帑可以透過賣地收益來賺回一點嗎﹖如果是以傳統新市鎮發展模式還是有機會的,因為傳統模式政府會先收回所有土地,統籌規劃,然後再公開拍賣土地。 但囤地者陳茂波已在去年改變了新界東北的發展模式,容許在新界東北囤地者「原址換地」,變相直接讓地產商直接將賤價囤積所得的農地直接開發,過程中只需私 下補少許地價,無法回本﹗

早前已有報導,指出粉嶺北核心區8塊的私樓用地,因這種「原址換地」的建議,恒基已獲當中6塊,新世界已獲其餘2塊,而在古洞北囤積有120萬平方呎農地 的長實,將是東北發展的「大贏家」。新界東北「原址換地」的政策安排成為了貼公帑造基建,然後直接送地給地產商的赤裸勾結。

如此看來,難道新界東北本質上不就是高鐵撥款翻版,要每位香港人貼17,000元,鋪路予既得利益開發的大白象基建嗎﹖不想自己再次成為大白象的食物,今天就必須反對計劃及其撥款,不再猶豫。

連接路直駁赤鱲角 屯門西勢成 迷你「東大嶼」

201405015302578_hkdn_B03_1

Hong Kong Daily News
B03 | 新報地產 | 2014-05-01

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機場以東人工島之上,《施政報告》提出以發展東大嶼作「橋頭經濟」。事實上,連接人工島與屯門的「屯門赤鱲角連接路」,另一端亦擬規劃4個具潛力發展區,擬作住宅、商業、物流、科學園/工業村用途,儼如「東大嶼都會」迷你版。

【本報記者黃岸東報道】特首梁振英於年初公布《施政報告》時指出,港珠澳大橋及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全段將相繼落成,大嶼山將成為往來珠三角必經之地,因此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人工島可發揮「橋頭經濟」作用,並提出探討將該面積130公頃人工島土地用途,發展大型購物、餐飲、娛樂和酒店等設施。

面積達130公頃

另一邊廂,連接人工島至屯門的「屯門赤鱲角連接路」另一端,屯門40區及46區,以及旁邊的小冷水,規劃及工程研究已正進行當中,研究涉及共4幅土地,佔地約50.3公頃,相當於口岸人工島面積近四成。

選址於前年提出,去年正式開始進行規劃研究,料明年完成,耗時兩年。

小冷水擬建中小型住宅

當中2幅位於46區及1幅位於40區土地,毗鄰屯門赤鱲角連接路及屯門西繞道收費廣場,佔地共26.9公頃,因較鄰近機場及公路,因而計劃在該帶發展商業、科學園/工業、高等教育、物流等用途。若悉數發展,該帶儼如迷你「東大嶼都會」。當中46區曾擬議興建火葬場及骨灰龕場,亦已於《屯門分區計劃大綱圖》劃出部份土地作該等用途,惟因地區反對而擱置在該區發展殯儀用途。另40區則被劃作「工業」地帶,現時主要作臨時用途。

另外位於小冷水,面積約23.4公頃土地,相對離收費廣場較遠,因此計劃作包括住宅等用途。若全部土地均作住宅發展,以地積比5倍計算,可提供樓面面積近127萬平方呎,即可建近2.52萬伙,每個面積約500平方呎單位。

事實上,該4幅地位於屯門的具發展潛力地區,除可透過連接路直接通往機場及港珠澳大橋,另擬建的屯門西繞道入口亦位於該帶,接駁深港西部通道及屯門公路,直通深圳及九龍市區。

不過,現時該帶為綠化帶及空置用地,毗鄰小冷水前堆填區越冬斑蝶棲息地,具特殊科學價值,因此有關研究需要遷就有關保育用地;另該帶亦鄰近進出屯門堆填區必經之路龍門路,因此有環保團體曾批評有關選址不宜居住。

%d bloggers like this: